[舞台] 親愛的劇團,聖誕快樂



萬芳當導演了!這次她與著名的編劇徐譽庭合作,一起在耶誕前夕說故事。「親愛的劇團」曾出品過「收信快樂」,是我非常喜歡的一齣作品,女主角「愛哭芬」根本是為萬芳量身打造的,喜歡裡面偏執的情緒、帶著悲傷的故事,總是在人性裏許多情感的暗角處,因為愛從那裡走過,更顯碎星般低美光彩。

水源劇場就像國家戲劇院的實驗劇場一樣,是個能容納 500 人的小劇場,ㄇ 字型座位,觀眾有很好的收看視野與收音。

聖誕快樂的舞台很簡單,編劇卻頗有野心。一開場,是學習跳舞的獨立橋段,三男三女主要演員,以舞步暗喻著愛情的接近、曖昧、笨拙與分合,接著轉換到主劇的客廳場景時,以解構式的抽離手法,借演員之口拆解劇情的安排,再掉入另一條戲軌。

平安夜的客廳,一群朋友們的固定聚會,燈光閃爍代表時光流逝。而友誼就在每個人不同的人生狀態與相互的詰問、吵架、懷疑、靠近之中,分合、崩塌、重建。



萬芳和徐譽庭在訪談中說(上面的影片),她們希望這部戲能表現出:通過不快樂的過程,才有扎實快樂的感受。人生是一連串不斷練習的過程,情感也是。

最後的結束,接續回開場的獨幕故事,女主角腿跛了,但她和情郎之間的探戈,即便不流暢、舞步也不完美,但那才是獨屬於他們之間、跳得有滋有味的一場舞。雙人舞之間,往往是情感的流動與張力,帶動著每一個移動的馳炫。就像愛情,金童玉女不重要,而是找到懂妳人生舞步的人。



(萬芳演唱的主題曲「同樣的存在」。)


這部戲裡也埋了男同志的出櫃議題,劇末,他對著逝去的愛人、前來赴約的父親,彎身奉酒,和歸亞蕾在「不一樣又怎樣」的內斂眼神一般,滿滿的內蘊是超級洋蔥。在遺憾裡,深深讓人覺得:可不可以不要再重蹈覆轍?

謝謝親愛的劇團,在你們的舞步、歌聲與演繹裡,是久違的獨立劇場的感動與熱情,也是對生活生命再一次細緻而波動起伏的檢視。


延伸閱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