徬徨(與卡繆的話)

「支配著我童年的美麗太陽,消弭了我所有的怨恨之情。我雖然過著貧困的生活,卻也享受著生活。我一直感受到一種無限的力 量。……貧困並未成為這種力量的阻礙。在非洲,海和太陽是免費的。能成為阻礙的,毋寧是偏見和愚蠢。」

感謝他,我最鍾愛的法國現代小說家,總能給我充滿能量的撫觸。讓我明白從土地陽光中長出,對生活生命樸素的樂觀與愛與無止盡的疑惑,可以很厚實:人所實踐 的反抗姿態,就是一種尊嚴的獲得。

最近進入有點徬徨的人生抉擇階段。你以為已經有了一眼望見人生另一端地平線的了然,但生活現實的庸碎卻還得一步步親自踩過──那些給你真正力量與磨蝕的來 源。
設想賺取資糧維持生活,與避免陷落日常單調的危機。

從未如此兩難,於是認真反省並思索各式各樣的現實條件。很多時候意欲並非是你想如何作,卻是妳的表現行動已給出答案。如果要達到快樂的死,必須先有快樂的 生,至少得捫心自問是否盡力地奔跑、追求:手腳是否在地上?

「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沈默,拋棄俗事俗物,學習自我判斷的能力,慎重鍛鍊身體,並謀求與嚴密的生之意識相平 衡。要拋棄一切自寵,要專心於雙重的解放作業,亦即從虛榮心、卑劣之心解放出來。」

我不會再揮霍,卻也不想冒冒然踏上一條刻板道路;如果各方面條件允許,那麼我所能做也該更努力的,應是更平實與老實地積累罷了,在這人生能量滿溢的顛頂。

沒有捷徑的唯一,通往最終解脫的路徑,它們在大量閱讀與思考談話之中,存於孤獨卻不拒卻連結的優厚寬闊之中。

總是年紀大了,慾望與比較的刺激更多了,於是也貪心分心並且軟弱;但回過頭看最初出發的樣子,需要的只是更多篤定的努力和付出所帶來真正的平靜。

「就我而言,我知道,我的生命泉源是在『裏與表』,是在貧困與光的世界。我在那裡住了很久,那裡的回憶,還 保護著我,使我不受威脅所有藝術家的兩種互相矛盾的危險──怨恨和滿足──的危害。」

妳說,我的 quarter-life crisis 已經過了,我想的確是。關於生命養料中無可剝離的一份,如今我心無恐懼,只有求知的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