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Martha Nussbaum: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 (芝大法學院10年度畢業致辭)

Martha Nussbaum: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
(芝大法學院10年度畢業致辭)
By Leo, 2010/08/16

兩天前重新讀了一遍Nussbaum在芝加哥大學法學院10年畢業典禮上的致辭,越讀越喜歡。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花了兩小時,把它全文翻譯了。什麼是哲學?Philosophy is an activity that uses reasoning and rigorous argument to promote human flourishing.這個致辭就是對這個問題答案的具體展開。原文鏈接點這裡

2010年度的畢業班同學,在這個快樂的日子裡面,我們把所有的美好祝福都奉送給你們和你們的愛人。你們在這個偉大的法學院接受了嚴謹的教育,即將去擁抱豐富多彩的職業生涯。面對你們這樣一群擁有傑出成就和遠大前程的人,我該說點什麼呢?

當Schill院長邀請我進行畢業致辭的時候,他一定知道我會拉上古希臘的哲學家們。但或許他並未料到,我今天要講的這位是其中最不像話也最憤世嫉俗的,希帕契婭。說希帕契婭是一名律師其實並不為過,因為犬儒/斯多亞傳統中的哲學家總喜歡把自己稱作「人性的律師」。在接下去的講演中,你們會發現,希帕契婭擅長以論證讓別人無話可說,並因此而為人所熟知。我們就把希帕契婭看作是世界上第一位女律師吧。我想用她的故事來講講年輕律師所面對的各種挑戰。先來看看下面這個故事。

在公元前四世紀的瑪若尼亞,一個以繁榮的酒業而聞名的富庶城市,希帕契婭誕生於一戶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在當時的希臘,女性受到各方面的限制;他們很少走出家門,也很少學習讀書寫字。但是希帕契婭並未受到這些成規的限制。她想盡各種辦法自我學習——當包辦婚姻降臨到她頭上的時候,她一次又一次拒絕父母所選定的對象,最後愛上了一個清貧的流浪哲學家克拉底。克拉底身負殘疾,是個駝背;所以他無法為上流希臘社會所接受。但希帕契婭一次次拒絕其他相親對象,並且要求父母同意她嫁給克拉底。有一天,克拉底來找希帕契婭。他站起身,脫光了衣服(扔在一邊),對她說「這就是你的對象。那些是他的財產。選擇你要的。除非你選擇我的生活方式,不然我們無法成為伴侶。」希帕契婭選擇了他——並且還遠不止如此。據歷史記載,她離開了家,穿上了中性的衣服,跟著克拉底周遊希臘全境。甚至,她還在公眾場合與克拉底性愛。即便從現在的眼光看,這也是駭人聽聞的行為。

希帕契婭和克拉底都很熱衷於參加宴會派對,類似的派對在那時一般被稱作「會飲」——在古希臘,這是公共論辯的場所。會飲還提供免費的食物,這尤其吸引著這對夫婦,因為他們並沒有固定的收入。會飲派對中,人們針砭時事,展開公共討論。有一次,希帕契婭和當時聲名在外的一位大人物「無神論者提奧多魯斯」有一場激烈的論辯。當希帕契婭順利駁倒提奧多魯斯的時候,提奧多魯斯想脫下她的衣服以羞辱她。但當時的歷史學家是這樣記載的,「希帕契婭並未因此而像一般的婦女那樣羞愧難當。」在這之後,提奧多魯斯再次欲圖羞辱希帕契婭,他指責她不循良俗,拋棄了女性居家事機杼的傳統生活方式。她是這樣回應的,「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難道我不該把本來花到紡織上的時間用來自我教育?」「關於這位女哲學家」,歷史學家說道,「像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

從希帕契婭的這個故事裡面,我們能學到很多大大小小的道理。比如,不要浪費免費的食物。再或者,我們也可以藉由這個故事來反思下如何界定性自由,再談談法律應該如何保護婚姻外的性——不管是古希臘還是今天的批評者,他們無不認為希帕契婭的行徑不但憤世嫉俗,而且墮落腐化。在這裡,我不打算談這些問題,相反,我要來談談你們腳下即將展開的法律職業生涯,並從她的故事裡面提取出六個訊息,贈與你們這些年輕的律師。

1、不要因為別人認為你應該走什麼樣的人生道路,你就因此去走那條人生道路。走自己的路。如果希帕契婭恪守陋俗,聽從她父母的意見,那麼她的人生一定會是悲慘和貧瘠的。毫無疑問,她需要很大的勇氣來開闢一條全新的道路,有時候,她還要承受許多痛苦,但最終的結果是,當她回望自己的人生,她能在理性的燭照下宣佈自己選擇的人生是幸福和正當的。是的,你在人生道路的大方向上已經做出了選擇,但是日常的各種瑣碎小事卻並非如你所願,成見與陋習可能會牽絆著你,讓你失去個體性,失去自我創造的能力。當你日復一日地面對這些困擾的時候,想想希帕契婭自信的反問「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當你們每個人面對類似問題的時候,可以想一想這句話。

2、不要被金錢所擄獲。錢當然是個好東西,但是希帕契婭選擇相對的清貧而非物質上的富足也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她的故事提醒我們,免費的食物總是會有的,過多考慮物質上的前途會讓人放棄探索精神並且做出狹隘的選擇。希帕契婭並沒有像很多人那樣,先考慮金錢,然後選擇人生道路。相反,她先設定人生的目標,然後想方設法準備好錢去追求這些目標。申請法學院的學子們在入學之前所設想的職業生涯肯定要比他們畢業之後所真正追求的職業生涯富足和開放許多。你們的學費貸款和現在低靡的經濟形勢肯定會影響你們的選擇。通常來說,人們更願意追求「保險」的、有穩定經濟回報的職業生涯。一個人需要極大的勇氣來真正實踐自己公共服務的計劃,投身其他經濟回報不好的事業,或探索一個充滿未知風險的路徑。但是如果那真的是你矢志追求的,就在你獨處的時候好好問問你自己,如果你改變選擇,那究竟是出於你自己人生規劃中內在的理由,或僅僅只是出於外在的理由。

3、當你碰到挫折的時候,不要懦弱,更不要因此而妄自菲薄。你要知道,你剛剛在法學院經過了三年的教育,它教給你的是即便你站在權威與權勢的對立面,你都知道該如何來評估並給出好的論證。你在這裡被訓練成為希帕契婭:反駁那些有錢有勢的大人物,而不會憂慮下一步將發生什麼。從法學院出去之後,權力之間的差異無所不在,這些差異會挫傷年輕論辯家的理性熱情。在今天,一個女性用論證來反駁年長者當然不會再面臨被扒衣服的危險了,但是類似的事情卻還在發生著。但是她——還有她的伴侶——依然會挑戰權勢者,因為對權威的恐懼會令你的理性屈服。不要屈服。雖然這很難做到,但你必須要學會堅強與堅持。

4、心懷世界,努力成為世界的公民。希帕契婭和克拉底離開了他們的家鄉,周遊希臘列國——那是因為他們身處的哲學傳統創造了「世界公民」這個理念,他們總是不忘提醒人們對所有人類所具有的責任。這裡的人類,指的是本國內無論階級、無論群體的人們和所有其他國家的人們。克拉底寫過一首詩,在詩中雄辯地表達了這個理想:「我的故土沒有樓房也沒有屋頂。它的城堡囊括四海,隨處都是你我棲息之所。」

律師的工作可能很狹隘。但是它也給你許多成為世界公民的機會:你可能會與跨國公司打交道;或參與的項目有其國際的面向;再或者,即便在你當地社區工作,你也可以建立起跨越階級鴻溝的橋樑。你們中的每個人都必須要瞭解如何去接觸你們這些年輕律師所歸屬的特權社群之外的其他人的生活。隨著時間的推移,你們會淡忘這些。所以趁著你們還沒被時間磨去棱角,現在就好好思考這個問題,看你自己能為全人類做出什麼樣的貢獻。

5、繼續你的教育。希帕契婭的整個人生就是好奇與探索的人生。她放棄了傳統女性居家事機杼的生活,來到一個嶄新的世界,一個注定要她進行不斷自我教育的新世界。她也正是這樣做的,她在整個人生歷程中永不停歇地讓自己進步,尋找最佳的論證,不斷實驗全新生活方式。和她一樣,你們也可以把今天看作是自我教育的開始,而不是結束。等你工作之後,你可能會把繼續教育拋諸腦後,所以你們不妨趁著現在好好想想這個問題,讓自己保持一顆探險的心靈。

你或許會問,一個雄心萬丈的忙碌年輕人該如何才能在繁重工作之餘來進行自我教育?這個其實也不難。比如,你可以在你健身的時候或者上下班的間歇聽語音書。或者,你可以在上班之餘的社區工作和公益活動中獲得進步。你還可以通過你所在的組織,在與這些組織的聯繫中你可能去一個你從未去過的地方。再或者,你還可以在你的工作中嘗試新的智識路徑:如果你已經對哲學有過興趣,那就接著學點經濟學。如果你早已熟知法與經濟學,那不妨再懂點歷史和哲學。你有無數種的方式來繼續你的教育,就像希帕契婭說的,「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的時間用來自我教育嗎?」

6、不要忘記愛和快樂的精神。如果有什麼東西令人生大不相同,那就是快樂的精神,它令你的人生蓬勃煥發。毫無疑問,希帕契婭的人生中有許多歡樂,因為她傾慕於她所選擇的人生。更重要的是,她所遭遇的逆境和物質上的匱乏並未奪去她的幽默感:試著想想她所挑戰的提奧多魯斯,這個聲名在外的大人物,在無法捍衛自己的觀點的時候甚至不惜以人身攻擊來挽回顏面。情趣和幽默常常是擊敗困擾年輕律師的勞累和焦慮的良藥。但是快樂卻體現在你所做的每一樣事情中——每個論證、每個新的提議,快樂無所不在。當然,要想實踐這個建議,你必須對自己有良好的自我認知,因為每一個快樂的藥方都是量身定製的。你可以好好想想如何在生活中為自己保有一個快樂的空間,並且讓這種快樂的精神激勵你的工作。

在這個歡樂的日子裡,願你們帶著探險和快樂的心情去迎接未來,有朝一日,你們也可以坦然面對所有的挑戰者,告訴他們,「難道你覺得我對人生的沉思很糟糕嗎?」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