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醺

15年的陳紹,五瓶台啤,在一樣的老店,老闆卻是老先生換作年輕的福州人,幸好海味作工不差。依舊天南地北聊著。

雖然您說,許久不請這一餐飯,因為吃了,怕我幾乎就回不去校園了。

往事浮沈,很多感受無法形諸語言,至於走讀書路的掙扎矛盾懼怕,朋友們大概都被我說煩了,我知道,只有自己還在摸索等待著拍版定案的瞬間。若即若離時,至少確定那種對生活裡文化和精神的追求,已是我個性的趨向,也算讀文史的不廢。

您的頭髮花白好多,不是灰,卻帶點異鄉的焦黃。而我們都是異鄉人——並非在這島嶼,卻是時代。和您在一起,總有種寂寞的快樂——快樂是天南地北的寬闊眼界與素樸多彩的生活體驗,寂寞則來自於這份快樂感觸只有少少幾人懂得。並非自託,僅僅這是一條多麼少人在這時代願意為之付出的姿態與道路,而我有幸也耗費了十年青春。

沈穩地喝著酒,曾有的狂放、不安、緊張,俱佚如塵。15年陳紹有著18年女兒紅的真味,而釀成三十年的狀元紅畢竟少數,卻多有幾瓣身影不在的花雕(凋)老酒。還需要多一點時間和生活,去看清、犧牲、抉擇,所真正想望的生命/活本質。

這一次,決定了將無後路。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