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 台灣同志遊行十年回顧論壇之二【空間的聚集,運動的匯集】


※感謝真情酷兒Vincent大哥,只要有同志座談等活動,必定親臨現場錄音紀錄。歡迎大家重溫論壇的精彩現場錄音

還記得大學時修了朱偉誠教授「同志研究」通識,其中一堂課邀請了前晶晶書庫負責人阿哲來分享新公園。新公園即是現在的228和平紀念公園,即便你不是男同志,相信接觸過白先勇《孽子》的朋友們,都耳聞過此地。學習建築的阿哲,以所擅長的空間研究,寫出《去公司上班:新公園男同志的情慾空間》——「公司」即是新公園別稱。


這一場十年回顧座談,當然也以這個台北經典的同志空間,拉開序幕。許多人分享了早年「上班」的經過:常常晚上十點左右,從家裡溜到新公園,作為最著名的同志空間,許多剛踏入圈子、或正在尋找認同的男同志,都會到這裡晃晃。以幽暗燈光所帶來的保護與親密感,在公園裡可以認識來自不同社會階層的朋友,大家說笑聊天,有著真正交朋友、回家的感覺。當然,這裡也是情慾空間——不論在廁所、舞台暗面、花草叢後,情慾流蕩。而每當午夜12點公園關閉後,眾人轉移常德街暗巷。還有特殊的繞車文化——有些不便拋頭露面的人,會開著車,在公園附近繞著,遇到喜歡的人,停車示意,上車再繞一繞、先聊一陣,不喜歡的原地下車,喜歡的便相偕而去。作為被社會、家庭與警察權力禁制的同性情感與生理需求,在入夜的新公園尋找同伴與啟蒙,遂造就許多殊麗人景,譬如剽悍的妹子亭,絲毫不以娘味為恥。然而,當新公園因都更而明亮,情慾空間所需的私密感也被剝奪;如今年輕一代有更多空間的替代選擇,新公園也逐漸出現階級、年齡的分眾。然而,從公共空間移動到商業化店家,本身即提高了經濟條件的屏蔽作用;Vincent也提到,在不少同志空間裡,存在著對身心障礙同志的歧視。

→請到Queerology繼續閱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