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

遊行結束後的這一個多月,逐漸感到身心舒緩、骨子裡的閒憩。其實一個多月來,行程也未多滿,但零零碎碎的家務事、陪伴朋友家人等等,心裡的倥傯激動,總算平穩。

11月某週末,某人跟我說,二天彷如悠然長假。恢復兩人小廚的樂趣——簡單弄幾道蔬食、搭上一二塊甜點,在家晚餐一直是我最歡喜期待的——那是兒時一大家子圍桌晚餐的安穩投射,於我是安定生活最具體觸手的象徵。不管一天工作多忙多累多平淡,世界與台灣社會還有多少動盪,同志平權仍有多少未來得綢繆面對,只要和某人一道家常晚餐,就是安頓。再生。

手機裡多了鑽研料理的食譜App,有空時也一起做早餐喫。暖胃也暖神。想起父母為了孩子,清晨起、夜半臥,少少的睡眠與體貼的照拂,雖然我們還未進入婚姻或計畫有個孩子,但經過生活迎面的砂礪與微風,有點懂得歲月中經常付出的堅持不易。


→更多請到 Queerology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