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苗栗大埔...

※7/18 苗栗大埔張藥局被拆除現場。轉自漂浪島嶼

這個時代好像要大家變成沒血沒淚的人,因為不麻木就會痛苦。

然後,我想到資本主義的原始累積,歷史中那些面孔模糊又無比真實的人,他們是十九世紀工作16個小時的(童)工人,他們是建築美國鐵道的華工,他們是非洲被販賣的廉價奴隸,她們是台灣經濟起飛無數的家庭代工,她們是戰爭中,被軍國主義推向異地山打根的日本女妓……。

然後,我想到那些來自土地的歌,想到盲眼阿炳淒清的二胡,想到那卡西的茶間走唱,想到張懸在每一個現場分享的話語,還有龐克、搖滾對所有醜陋的注視與溫柔……。

總是以最柔軟的心去看見最不堪的,然後從那裡面,長出最樸素堅韌的力量。所以我不害怕尖銳的粗暴割傷生命,因為糙礪的觸感反而如同石牆,給人安心的依靠。

繼續努力著,在現實與藝術與歷史的長河中,種下更多的善。即便歷史的進程時而回返倒退,但最終,持有烏托邦信念者,相信將累積出更多善美花果;不信烏托邦綺念者,則以最揮霍而不保留的姿態,衝破或呈現今生僅有的虛無。

都是誠實地進逼生命。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