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影二十之二] 女孩轉個彎:看見自己、勇敢愛


「出櫃、現身、被看見、被正視為什麼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我們的生活為什麼本身就有運動的能量?」謝謝 Nana 的導言。關於宗教,我還有更多正在思索的,希望能與「邪惡的平庸」一起,把權力結構與人的能動/選擇性問題,及「思考」之所以重要,推進得更深入。

引文:

面對這幾年,從真愛聯盟守護家庭聯盟,極端保守的宗教組織,以優厚的財力與人力資源為後盾,傾全力反對性平教育進入校園,也反對多元成家法案的平權,我常想,他們身邊有同志朋友嗎?他們理解LGBTQ成長過程中,極度缺乏支持資源的孤獨、辛苦嗎?他們知道性平教育的推動來自於玫瑰少年生命的逝去?乃至同志大遊行舉辦了 10年,仍然發生因為陰柔的氣質,不斷被言語霸凌而自殺的新北市鷺江國中楊同學。讀著守護家庭聯盟成員在法務部座談會上的發言及所動員的連署文宣,真切感覺到他們不聽不看、不嘗試理解。握有權力的領導者,以恐嚇與讓人心生懼怕的手段,來打擊他人的生命;而他人所受的痛楚,造成多少生命的悲劇與殞落,完全悖離了信仰中牧/沐人以善與愛出發的根本,也正是最懦弱的逃避。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