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驕傲大聯盟」和「藥命俱樂部」:LGBT、工人與牛仔

那天看完二部電影,晚上一人幹掉半瓶威士忌,寫了初稿到凌晨三點。希望能把一路上的激動熱情黑暗苦痛,融進血液裡,成為更長久的支撐力;當然,自我懷疑還是一直來一直來,長長的過程。

(「驕傲大聯盟」正上映中,邀請大家進戲院支持!)

一天之內連看了「驕傲大聯盟」(Pride)和「藥命俱樂部」(Dallas Buyers Club),二部片都是八零年代背景,一在英國一在美國,卻有共同動人之處。

二部片皆改編自真人實事。

「驕傲大聯盟」的背景是鐵腕的柴契爾夫人時代,1984年,她持續強硬的政策對待勞工,其中煤礦工人首當其衝。一群男女同志,因為看到工人與同志同樣備受政府與媒體打壓、歧視的困境,決定在倫敦募款,支持工人的抗爭,並將組織取名為 LGSM(同挺礦工,Lesbians and Gay Support the Miners)。在那個大眾仍對男/女同志不甚了解、愛滋陰影正開始籠罩社群的年代,LGSM 的善款處處碰壁,沒有工會願意接受,直到他們鎖定了「黑色動脈」經過的南威爾斯地區,誤打誤撞,有個村莊接受了他們的援助。


「驕傲大聯盟」劇照:LGSM 提著水桶在街頭為煤礦工募款。煤礦工工作時,會帶著桶子挖煤,也會帶著鐵飯盒(lunch bucket)當午餐,所以水桶(bucket)是他們生計的雙重象徵。

罷工持續了一年,結局是全國礦工聯合會( NUM, National Union of Mineworkers)對政府讓步(註1)。但這一年也足夠 LGSM 與工人們相處,從最初的懼怕、歧視、試著接觸彼此的社群,到最後趁勢舉辦「礦坑與變態」(”Pits and Perverts”)演唱會——從刻板印象翻轉變態成為抗議的硬頸——可以看到每個人帶著不同的生命背景,在關鍵時刻、發揮作用,即便也會躲藏、害怕、遲疑,最終因付出的投入,而得到誠實與解放。

......繼續閱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