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 Model


這趟去日本另一個有感的地方,是「人」——關於人與人相處之間,各種光明與黑暗的光譜,以及因此激起的火花。

Andrew Solomon 先生在《背離親緣》這本書裡提到「垂直身份」和「水平身份」——家庭裡,父母大多希望也比較喜歡孩子成為另一個自己,但當孩子和父母非常不相像、出現父母無法體驗的疾病與認同時,水平身份的認識和結盟遂變得很重要,於是能給予這樣空間的家庭,也比較有機會體驗各自的幸福。

「親近差異,就能適應差異。」

「與眾不同的經歷,會把當事人孤立起來。但當這群人集合起來,卻有百萬之眾,並因彼此的奮鬥而緊密相連。『例外』無所不在,而所謂『典型代表』,境況其實既罕見又孤寂。」

喜歡他這二段話,是 LGBT 社群裡十分耳熟能詳的一種精神和概念,也是自由主義裡 pluralism 的一種註解,同時帶著社群主義的溫暖。


而每當遇見志向堅定卻又待人溫柔者,每每會激發很多深沈的感受和力量。生活裡的 Role Model 或許很難時時遇見陪伴,但就像旅行所啟發的,世界何其大,只要有心呼喚,就能以各種形式遇見自己最想要的語言和感動。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