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 丹麥女孩—纖纖男跨女之路(2015)


以二位女主角當作電影海報,明示了她們之間絲絲縷縷的愛恨情仇——雖然愛比恨多了很多。

以舉世第一位實踐變性手術的真實故事改編,電影宣傳似乎比較集中在由 Eddie Redmayne 飾演的男跨女角色 Lili 身上,但其實她和 Alicia Vikander 飾演的妻子 Gerda,是不可或缺的雙人舞。

從 Einar 到 Lili

Einar 是位風景畫家,最喜歡憑記憶畫老家景色,而對記憶的百畫不倦和他的秘密有關。開場鏡頭帶到他去劇院找舞蹈朋友 Ulla,路過衣帽間,一路走過撫觸著各式華麗質料的衣服,隱隱透露著他對這些服飾的喜愛。

因為臨時當替身為肖像畫家妻子 Gerda 的模特兒,絲襪的撫觸撩撥起他異樣的快感,妻子笑罵他:「別像一個蕩婦一樣!」緊接著,夫妻倆更深入扮裝遊戲,挑衣挑鞋、觀摩學習女人的體態手勢,Einar 化身 Lili 參加宴會,因此吸引同樣在情感上「躲在暗處」的 Henrik。

如果對 LGBT 歷史與文化稍有興趣,特別讀過《藍調石牆T》或看過 Sarah Waters 描寫英國近代歷史的女同作品,對這部電影對話的遣詞用字,應該有種熟悉感——那些含蓄卻又帶著暗示的用語,是種通關密語。

Einar 和 Lili 二種身分的拉扯,越來越深,當然也影響到愛丈夫至深的 Gerda。期間,他們也曾求助醫生,但在 1930 年代,可想而知,做為少數現身的跨性別,得到的是矯正治療、精神分裂的診斷,甚至是關入精神病院的威脅——面對醫學未知的拓荒領域,可以看到科學的有限性及其暴力。

但也因為這樣的暴力和折磨,讓 Lili 越來越強大。

從妻子到姐妹淘的 Gerda

作為主動追求丈夫,從藝術學院到靈魂、生活的伴侶,Gerda 愛 Einar 至深。她也是一路見證 Lili 誕生的親密證人,雖然過程充滿拉扯與傷心,畢竟看著深愛的男人成為女人,最終有自己成為女人的未來想像和情感需求,從愛人到家人,牽扯的情感太過複雜,甚至選擇陪伴的過程也很殘忍。

其中一幕,Gerda 帶 Einar 躲避強制入院,到巴黎尋找事業機會,她聯絡上 Einar 兒時好友 Hans。也才知道,Einar 筆下不斷重複的風景,是因為 Hans 對他的一吻,當時他穿著祖母的圍裙——內心的渴望早早留下印痕,只是在主流的婚嫁社會中被隱藏起來;於是那些風景畫,是他最接近真我的時刻和呼喊。

Gerda 邀請 Hans 回家看丈夫的畫作,但現身的不是 Einar 而是 Lili。看著 Lili 與 Hans 之間的對話,每一個動作和念舊對 Gerda 好像一把把剮著的刀。好幾幕這樣糾葛的場景,讓人萬分緊繃卻又不捨——時常以為深深了解所愛的人,卻有那麼一塊藏得如此之深,不管以往或以後並無法碰觸。

在不少男跨女的故事中,都可以見到婚姻中的妻子,不同的反應。曾經在戀愛中緊密結合的二人,如何面對性別改變所帶來的各種變化,真是千言萬語難盡。

溫柔的朋友們

雖然外在社會環境保守甚至險惡,但幸好有舞蹈家朋友 Ulla 和 Hans。Ulla 代表的是自由不羈的演員生活,但情感真摯,堪稱自由派代表,透過她的介紹,終於遇到可以為裝錯身體軀殼的 Lili 動刀的醫生。

Hans 則是忠誠的朋友,溫柔守護著 Einar 和 Gerda,他愛上了 Gerda,也願意包容她對 Einar 無法放手的牽掛。

小結

在一切尚未命名的年代,人的掙扎會拓展出空間;因為沒有語言的界限,感受與情慾的流動相對自由。LGBT 發展至今,當然形成各自的文化,文化可以是凝聚,卻也不斷遭受各種挑戰而變化著——
文化似乎只能作為輔助說明,卻無法道盡各色人們不一樣的背景、成長和愛慾——語言總是落後於人們的實踐。

情感的觸動與發生,如此幽微卻也脆弱;但脆弱無用中,往往長出義無反顧的堅韌。

感謝這一部電影,讓我看見如此立體血肉的情感風景,以及人在追求中慢慢凝聚的勇敢。好故事說了很多,還有很多留待後續體會、慢慢懂⋯⋯。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