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空氣 (ft. 德布西「月光」)

‧小說的世界是非透明的,無法理性分析;但學術工作、評論文章卻著重在解構、一個究竟,盡力明白。是一種衝突?相輔相成的互補?同時存在的參差面向。

能清楚感受時間自身邊徐徐而過,卻似乎還不能說服自己,某種找不到發條、上緊的感覺;或者說,那樣邏輯性的緊張意識需要鋪陳於更穩固的生活中。有能力捏出那樣的形狀嗎?

‧沒有什麼是獨尊,也就沒有必須絕對壓制性的存在;不斷冒出的,並馳且相互挑戰。本能的人性與理性應該並存,有善良醜陋的本能,也有必要的節制,只是有無維持平衡,或更多是動態的起伏交錯,非線性向上或向下的。自然。

‧因為感到有種摸不透的東西存在,所謂的解答必須曲折以進、犯過許多錯誤或讓更多真實浮現,甚至最終沒有答案。於是你感到著迷心安,既是欲想征服的 原始天性與慾望,也是一種趣味,可能也有探索過後帶點貢獻的暝漠意義。想參透或稍稍抓住一點飄忽變動,於是投入,想肯認身在其中、自己的位置。說服。

‧同時把握真實與架空,在生活與在文字。



◎ Debussy, Clair de lune, played by
David Oistrakh.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