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 邊境家園 (Home, 2008)

 

對我而言,影片裡的公路是現代化運輸的象徵。交通的發達,往往是經濟繁榮先決的基礎建設和條件,也是國家機器控制力的深入和掌控。從十九世紀美國的鐵路網到二十一世紀的青康藏高原,復皆如此。於是經由一處在公路旁的民居,一則現代寓言,展開。

故事敘述,一家五口原本安居在一條十年未通車的高速公路支線上。一日,交通工人搬走他們放在馬路廣場上的雜物。公路開放使用,入侵開始。離群索居的美好生活,不時被窺視、被觀看。源源不絕、高速飛馳而過的噪音;帶點神經質的小女兒,對有毒物質與污染的過份想像。喜愛日光浴的大女兒,被引誘出走。兩個女兒幾乎矛盾的個性,在母親(飾)的身上,巧妙地揉合起來,既平凡又性感、纖細又浪漫。母親拒絕離開。

情緒的疲憊與高壓,開啟了爭吵,也開啟了封閉──水泥嚴封的窗門,是瘖啞的衰敗與逃離。在近乎瘋狂的窒息中,最終拾起鐵鎚的出走,才迎向飄著灰塵的陽光。固守必然得被打破,人們回到原始的游離與徬徨。就像現代化的車輪壓過,所有人事物必得臣服與改變。

在這樣一個結構單純卻意象鮮明的電影中,幾乎像是馬克思所描述的現代寓言:田園生活的一去不返。其中前半段的和樂,伴隨過程中不斷升高的摩擦,企圖保持快樂卻徒勞的嘗試,讓人怵目驚心。 

Home - Option 2
影片介紹  

《邊緣家園》描述一個位在高速公路旁的家庭故事。

在一望無際的田野正中央,距離未開通高速公路只有一公尺的距離,他們在這裡建築了溫暖的家。媽媽瑪特和她的三個小孩突發奇想的在這無人之境展開他們無比快樂的生活,這是他們邊境城市的遊樂天堂。

快樂的生活延續著,沒想到政府突然宣布將開通此條道路,一家人的生活頓時受到影響。媽媽拒絕搬離他們的建立已久的家園,他們決定堅守家園與外面和平共存,儘管外頭世界因為道路開通後的車流來來往往帶來了諸多噪音,也為他們生活帶來許多不便,他們還是決定留在這個地方。原本安逸的生活受到嚴重威脅,失眠、緊張、焦慮等情緒環繞這家人,但是這裡依然是他們的家…。

這是一部關於家庭的現代寓言,影片中的家庭拒絕搬家,反對移動,增加了反向思考觀點。法國女星伊莎貝爾修伯特與坎城影帝奧利維耶固賀梅兩人擔綱演出,一個是帶有神經質、不穩定個性的太太,另一個則是沈穩顧家的男人。兩人片中天壤之別的個性形成強烈對比,帶點喜劇效果卻又完美平衡的組合。導演烏蘇拉.梅耶對於演員身體的運用,以及其與空間的互動的掌控可說是箇中高手。演員身體之間的距離,是她用來呈現複雜人際關係的手法,也因此在片中她刻意地設計窄小的浴室空間,讓家庭裡的成員們在裡面互相碰觸。

年輕女導演烏蘇拉.梅耶從15歲即開始接觸電影拍攝工作,協助在巴黎藝術學校唸書的姊姊拍片,而後進入比利時Institute of Arts of Diffusion學校主修電影。從小成長於瑞士與法國的邊界小鎮Besancon,一個非屬法國或是瑞士的三不管地帶。每日必須穿越邊界的她,從小對於空間與邊境便有著相當奇特的觀點。經常從車窗外看到座落於公路兩旁的住家的她,發現許多房子距離公路只有幾尺之遙,設身處地、從居住者的角度,去想像他們每日窗外的風景,也因此有了本片故事的初步想法。如同她之前的作品,片中主角受制於現實狀態,在精疲力盡之後,終至一種瘋狂的狀態。

伊莎貝爾修伯特精湛的演出,也讓她在最近舉行的Mar del Plata國際影展中獲得最佳女主角的殊榮。一部「倒著的公路電影」,被影評認為是瑞士近10年來最好的電影。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