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 夏子的酒

最近閒暇之餘,都在翻看和酒飲相關的漫畫。感謝 Arcana 的推薦,超好看又熱血的一部作品(共12集)!

故事敘述,日漸消失的日本傳統酒藏,如何在精細、繁複而又費工釀造的講究中間,同低成本、大量添加酒精的三增酒,進行追求與妥協的戰爭。特別傳統酒藏,是因應農人在冬天休耕所延伸出來的副業,因此造酒的杜氏(首席釀酒師)與藏人們,往往得在異地待上半年、付出大量勞動力進行「寒造」,是過年也回家不得的辛苦職業。

漫畫裡有基礎的日本酒釀造知識,也因為在地,釀造所使用的原料「酒米」,會牽涉到嚴肅的自然農法議題,譬如農藥的巨大利益,以及作為農人,在理念與利益之間的取捨──農產品是否只是單純的商品?還是人與自然間取得平衡、相互尊重的親密勞作與對話?

在這個如鐵籠般的時代,似乎只有活出自己想要的價值,拼命做到最好,才能爭取到一點自由。同時在這麼個人主義的理想堅持中間,更不能失去與他人的連結──是伙伴、敵人與激勵者。

也再次見識到,新井一二三在〈御宅族已死〉中提到,六零年代以來,日本漫畫的轉變與魅力。

御宅族已死
◎新井一二三

正逢西方各地興起日本動漫熱潮之際,日本「御宅大王」岡田斗司夫倒出書宣佈:「 御宅族已經死掉了」。

所謂「御宅族」是:1960年左右出生,從小看大量漫畫、動畫長大;到了80年代,當同代人忙於研究時裝,跟異性朋友約會的時候,卻拒絕主流消費文化,仍沉溺於漫畫、動畫、《星球大戰》等科幻電影,也給新出現的電腦遊戲迷惑的一群人。

1975年開始的同人漫畫展覽會(Comic Market)當初只有700人參加,到了80年代則吸引1萬人,90年代的入場人數超過10萬了。集聚於展覽會的年輕人以男生為住,很多是臉色蒼白的胖子,頭髮許久沒剪好蓬亂,因為他們都平時一個人躲在房間裡研究動漫遊戲,很少出去的緣故。彼此說話交換消息之際,內向的男生們不敢直接稱對方為「你」,於是用了本來屬於中年人的委婉日本語「御宅」,翻成中文便是「府上」。1983年,流行文化評論家中森明夫在雜誌上把他們命名為「御宅族」了。

當初,廣大社會對「御宅族」的態度相當不友好。大家以為:「已經20多歲的人了,還愛看兒童書幹嘛?而且不願意跟女生來往,不是有病嗎?」尤其是1989年,在東京郊外發生幼女連續謀殺案,被捕的犯人是典型的「御宅族」,個人房間裡堆滿著漫畫雜誌和錄影帶。這麼一來,社會對「御宅族」的眼光,從之前的「奇怪」變成了「危險」。NHK電視台、朝日新聞等主流媒體,竟禁止使用「御宅」一詞。

1996年,刊行《御宅學入門》一本書,並在東京大學開「御宅族文化論」課程的岡田斗司夫,可以說是「御宅族」出身的第一個文化人。岡田1956年在大阪出生,從學生時代起常舉辦推廣科幻、動畫的大眾活動而出名,後來創辦公司販賣公仔,監制動畫,並且上電視展開擁護「御宅族」的言論。

他主張:「御宅族是精神貴族。當別人盲目地追流行的時候,御宅族卻自己選擇自己喜歡的東西,不怕別人的歧視,貫徹獨立自主的生活路線。」岡田的言論被接受,一個原因是90年代開始出現不少西方文化人對日本動漫表示高度評價。哈佛、牛津等名門大學紛紛組織日本動漫粉絲社團。岡田被邀請去麻省理工學院講課,也到威尼斯藝術雙年展介紹「御宅族」文化。同一時期,也是「御宅族」出身的現代美術家村上隆在海外大出名氣,意象取自動慢的作品,常有人以百萬美元中標。

岡田指出:日本產生了「御宅族」文化有兩個原因。第一,1960年代末的學運挫折以後,日本的動漫作品從「兒童書」變成了「青春文學」,開始反映相對深刻的人生哲學。第二,日本小孩有零用錢可以自己花,在這點上比西方等外國小孩自由,而且有可觀的經濟力量在很大程度上支持了動漫產業。


1990年代以後的科技革命,使動漫遊戲的技術水準不停地提高,使得「御宅族」的文化土壤越來越肥沃,「御宅族」隊伍中也已經出現了第二代、第三代。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岡田今天說,被廣大社會接受的時候則是「御宅族」死亡的開始。

2000年以後,《電車男》等「御宅族」形象常在主流媒體上出現。電視、雜誌等作為流行風俗介紹聚集於秋葉原的「御宅族」。去年,漫畫展覽會的入場人數竟超過了50萬人。用岡田的話語,曾經跟「強制收容所」一般孤立於社會的「御宅族」,在表面上看來簡直成了主流。

然而,無論古今中外,「貴族」是不可能大眾化的。尤其是對平面美少女「萌」的一群人被看成「御宅族」的代表以後,岡田等第一代「御宅族」開始感到「自己曾屬於的大陸已經沉沒了」。過了五十歲,「御宅大王」進行減肥,一度達到了117公斤的體重,減少了50公斤,連外表都不再是「御宅族」了。在二OO八年四月問世的新書《 御宅族已死》的最後,岡田寫:「御宅族文化已滅亡。從此你得自己去創造自己的文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