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點多下班,對面南港往永寧方向的列車,擠得如沙丁魚般。

從市中心的喧囂,疲憊的人們往物價相對低廉的方向移動,
往溫暖的家。

站在對岸的我,總是逆流,錯身。

一如生活中的眼睛,亦是不斷抽離,在一種異樣的位置觀看──
一面高速旋轉,一面冷眼數算資本主義內在躁進的驅力──
不問非成本的反省,沒有餘裕,靠著人與人間小小的問候與算計,一直前進。

你說,越是進入庸碌,越能明白自己心裡想要的──
這是一趟識己的旅程,漸趨明晰。

而我也學會耐心,耐心地蒐集一手田野資料──
關於生活的逐漸累積,庸碌的與快樂的,以及野心帶來的高潮與過程中的渣漬。

我想我的了然,來自於知道自己的不屬於,於是慶幸──想像的能力。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