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聽音樂,大貓大狗聽(任)生活

兔子聽音樂
@兔子聽音樂 by 大貓。

昨天下午和大貓到青田街「兔子聽音樂」,喝下午茶。叨念許久,總算在週末天陰微雨的午後,晃悠至此。小小的門面庭院,綠樹肥碩的葉子飽滿地包覆住門面、窗沿,安穩灑落綠意。我們點了雙人下午茶,服務生會拿一盤當天甜點(珠寶盒提供)供你挑選,除了兩份三明治、燻火腿南瓜沙拉和小甜點外,選了特別的巧克力蛋糕和榛果餅乾為底的杏桃白巧克力。大貓點了一壺伯爵紅茶,我點了阿薩姆奶茶──忙了一上午還未好好喫一餐呢,需要鮮奶茶的飽足感,暖暖胃。

坐在靠窗的位子,大貓把玩著傻瓜相機,在光影之間,調皮又專注地穿梭。

兔子聽音樂

我也終於在綠蔭之下,覓得喫根手捲煙的空檔。

作一名規律的上班族,快滿月了。總在漫長通勤的空白裡,咀嚼心情、琢磨意義,反覆述說、修正,面對生存、安撫自己的理由。其實上班的情緒和經驗,不全然負面。在資本主義的框架下,特別當科技成為一種趨勢和無法遏止的技術動力,人處於現代社會,會陷入不斷被摧動向前的狀態,我想這也是大多數人覺得疲累的原因:一整天坐在位子上或東奔西跑,數不盡的文件作業、聯絡溝通、會議,永遠有瑣碎、新鮮的問題冒出來。工時從八小時延長到十小時、甚至十二小時以上常態的緊張活動,回到家只有精疲力竭的空洞和深深的黑眼圈──如一只被豢養在擁擠水缸裡的浮萍。

但相對來說,如果這份工作是你所喜愛的、不總是處於被動狀態,或者有一個更高、更深的動機,讓你能經受住許多瑣碎砂粒的磨折,那麼最能從內心深處積極認同、奉獻並披荊斬棘的人,無疑會在齒輪的運轉中,感受到成功的積極價值,並享受實質人際和利益上的回饋。

前天 ioio 丟來工作六年後、深感啟發的文章,是金惟純先生在商周1197期專欄上的短文〈累〉,他強調:要重事中之人,而非一味被事中之事所惑;同時,越感疲累越該抽離工作,停下來,學習人生。

想起以前在學校的經驗,這也是文科學生的本業之一:待人處事。都說做事容易做人難,往往看似最瑣碎、需耗費心思周全的人事,卻往往是讓事情潤滑前進的動力。同時,任何事情越想越難,與其設想過多虛擬狀況,不如想清楚執行的步驟、不怕實驗與嘗試,面對困難就解決,避免堆積過多的逃避與負面情形,每天一點點進步,壓力也就無所匿藏。

當然,這一切還是得有穩住自己生活的重心:可能是夢想的階段性所需,或對所愛之人的付出等等。對我而言,回到書中,回到文化裡,回到對社會的關懷,回到書寫的反芻,是最重要的安定──庸碌之中,仍握有手中的羅盤。

慢一點,深一點,有耐心但不遲疑──走在夢想土星環上的人,有時會繞遠路,但終歸在路上——只是要看清圓環之間的空洞,跳閃而過。

而有終極關懷的安身立命,很重要。你知道該憤怒與有意義的,長遠的平靜執著。

兔子聽音樂
@兔子聽音樂 by 大貓。




※黃玠,我和你。收於《我的高中同學》,2010。
詞、曲:黃玠

結束了一場在中南部的表演 回到台北車站已經12點
從什麼時候我不知不覺 過著這樣的生活已經兩年
騎上了曾經一起環島的摩托車 載著吉他從台北到新店
和以前一樣 唱了一首歌 一首從來都沒聽過的歌

我常常懷疑 我常常發脾氣
我常常告訴自己 就這麼做一定沒問題

我一直寫著 一直唱著
我直線的思考 我不怕曲折
我誠實的面對 所有的快樂和不快樂
找到現實和理想的平衡

我一直唱著 你一直聽著
我不停的走著 你看見這過程
我可能不知道你的名字或你的人生
在這個時候 你最靠近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