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e and Dorine. 劇場裡的阿茲海默。


明後天的場次還有票,大推有空的朋友,體驗一下。

簡單的舞台,三位演員分飾所有角色,面具之外是細膩、富有互動的肢體語言,幽默又哀傷。

演後座談裡,演員提到,阿茲海默症原本只是用來講述老夫妻情感的一個元素,卻在集團創作的劇本裡,在許多即興演出的抽取中,阿茲海默長成另一個主角。

於是往時愛情的美好,對比阿茲海默在生活中造成的種種改變--失憶、失智--衝擊性極大,讓觀者翻騰著自己。

據說,二年半來,這個年輕劇團的第一齣戲,已經巡演18個國家,今天是第161場,平均每週至少演出一次。長時間的重複演出,不顯疲態,我想每一場觀眾反饋的能量也是很重要的。

作為一名觀眾,很幸福地感知久違的、簡單卻深刻、劇場的感動。


摘自@台北藝術節簡介

「妳才剛滿八十二歲。雖然妳的身高縮了六公分,體重瘦到只有四十五公斤,妳還是如此美麗、優雅、充滿魅力。至今我們已經一起度過五十八個年頭,我對妳的愛意卻是有增無減。最近,我又重新愛上了妳,我再次感覺到內心之中,有一種惱人的空虛,只有在妳的身體貼近我的時候,這種空虛才能夠被填滿。為了體會當中的深意,我必須把我們的愛情故事拼湊起來。正是這段感情,才讓我們得以成為自己,得以繼續苟延殘喘,得以為彼此而活。此刻我寫信給妳,是為了瞭解我經歷了怎樣的人生,而我們相依為命的日子又有著怎樣的意義。」──法國哲學家 安德列.高茲(Andre Gorz)《最後一封情書》

「短短一小時的演出,創意十足,既悲傷又幽默,令人熱淚盈眶。」 
──《紐約劇場》線上雜誌

2011伯明翰歐洲戲劇節 最佳觀眾票選獎與最佳編劇獎
2011哈瓦那國際戲劇節 最佳外國演出獎

只有被人遺忘才是真正的失去。無論美好或痛苦,記憶像拼圖,拼湊出如今的自我,阿茲海默症卻剝奪了人們對記憶的選擇權。當熟悉摯愛變得陌生,該如何面對;沒了回憶,該怎麼想念。其實,真愛沒有離去,只是迷失在回憶的旅途上。

牆面照片訴說著往事,打字機的「嗒!嗒!」聲與大提琴弦音在小房間裡縈繞不止,這些曾經激發安德魯與多莉妮對彼此熱情的事物,如今早已在日復一日的生活瑣事中,變得無關緊要,甚至成為爭吵的來源,與互相擾亂的武器。啼笑皆非的舞臺場景,幽默點出平凡夫妻間的生活畫面。

然而,突如其來的阿茲海默症,擾亂了平靜的時光。面對多莉妮日漸泛白的腦中記憶,安德魯透過寫作,與她攜手展開一段回憶之旅,試圖記錄下舊日歲月裡兩人的愛情歷程及心動時刻,如何堆疊描繪為現今的生活與自我樣貌;藉此,他們重新找回愛情萌發的溫度,更產生全新的情感羈絆,期待愛如往昔。

西班牙庫倫卡劇團,以面具及肢體超越語言,消失的對白讓情感的傳遞更加真摯而凝聚。面具特有的魔力,不僅為演出增添了視覺的詩意,也催化全新的溝通語言,三位演員在舞臺上,反覆創造出超過十四個角色,全劇雖完全無對白演出,卻無聲更勝有聲,深刻訴說生活中的溫情與幽默,以人人皆須面對的高齡疾病,提醒我們把握相愛時刻。本劇自2010年首演以來,已巡迴二十多個國際藝術節演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