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回到熟悉的房間。把我們倆的明信片整理好,擦拭著保養化妝的瓶瓶罐罐,消化著過年並不起伏、卻更加清晰的觀察與情緒。

待在台北的日子,快要和高雄的成長,一樣長。我不再走回鳳山老家自己的房間,高雄新家當然也沒有我的物品,長輩們耳提面命,要我們在台北買一間房。

然後,發現自己過往回鄉時沈溺的情緒,淡淡消失了。更冷靜地觀察也抽離著,長大後的變與不變,所制約的與可選擇的。

原來,自己竟默默務實了。

長輩們老了。年前的葬禮,看見記憶中熟悉的清癯,化成灰白枯髮,老人斑爬在悲傷惶惶的臉上。回到屏東,八五老人,也看得出被慢病拿走了神氣,精神不再,眼神霧濁。

回到台北,我們的自己的房間,才能靜下心面對,老去與死亡的恐懼。沒有把握,多久人們的俊朗,將成為記憶中反覆消磨終至模糊的影像。

仍在抽離與釋放中,來回穿梭,也更加確定他人的期待與自己的想望,之間調和的可能性。雖然走不一樣的路是辛苦的,但每一步都誠實、儘量不離自己的心意太遠,很重要。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