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夜



很久沒這樣喝酒了。啤酒、高粱和威士忌,透中午的杯觥交錯。感受酒精從皮膚的每一個毛細孔,均勻發散;也看見彼此生命中,幽微的一面。以前喜歡喝酒,是為了放鬆,鬆開肢體的拘謹,也稀釋一點理性,好像喝了酒就能把束縛從身上脫下來,自在一些。

然後,遇到妳,才明白依靠酒精放鬆的深層,是孤獨背負的苦悶,也是一種不輕易相信的小心翼翼。一個人在路上太久,遂忘記如何擁抱,所以直到今天,我都記得張懸給我的那一個堅定而溫暖的擁抱,說著對生命的理解與力量。自此,每一個擁抱我都慎重,想把一點支持傳遞到另一個人身上。

妳提醒我柔軟,慢慢再次練習信任,看見一起生活、彼此對待的樣子。仔細想,那些曾經的傷心與磨合過程的不適感,已經許久不再出現。我也減少對過去的凝望、刷洗,在不知不覺工作與家庭的倥傯中,享受忙碌與清醒的交錯。

在寒冷雨夜,暈黃燈光下,小房間裡讀書、寫字,我總衷心感激著這樣的時刻。平靜溫暖的當下,讓我有強烈的幸福感,害怕失去的恐懼,淡然許多。生命中許多這樣的時刻,會重新疊加起來,就像今天所看莫內的畫作,鵝綠淡黃,還有畫家最愛的藍紫,在自己的小花園裡,穩定成形、以自己的意境。然後在垂暮之年,筆觸捨棄形象,紛繁,雖然在光影裡,仍可隱約辨識出花園的樣子,以及畫家走得艱深的人生哲思。可以花上一整天,單坐畫前,感受思考。

情人節快到了。在最近比較多分離的時刻裡,只想對妳深深地說:謝謝妳走進我的生命,改變了周遭與看待人的樣子;每一次擁抱的身體的溫度與氣味,是烙印入理的悸動,起伏而為眼神裡的,深深淺淺。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