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同經典舞台劇重現—踏青去 Skin Touching

(《藝想世界》莎妹劇團20周年 重演女同志經典《踏青去》

實驗劇場及其中演出的劇團們,陪伴了我自大學以來戲劇啟蒙的回憶。

不管是聶魯達咖啡、牯嶺街,還是國家戲劇院的實驗劇場。在聶魯達,第一次看魏瑛娟的戲;在實驗劇場,看了第一次演出的「收信快樂」。


小小的舞台上,演員們不必別上麥克風,最後一排觀眾也可以清楚看到演員臉上每個細微的表情,所有的情緒、肢體、對白、歌唱,親密地在小小的空間流動。

羅蘭・巴特在《戀人絮語》中說:「戀人會在內心中,妖豔地對那默默不語的對象告白。」(The lover speaks within himself, amorously, confronting the loved object, who does not speak.)

我想,這也適用觀賞戲劇的我們,往往在台下默默不語地對眾演員們傾訴著,在緊密空間所隔絕出的世界裡,折射出各自的愛恨與慾望。


****
今年是「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20週年,「踏青去」則在 2004 年首演,也是徐堰鈴第一次執導的作品。同事說,當年在皇冠小劇場的演出非常轟動,畢竟是第一齣以女同志/拉子生活為主題的舞台劇。

可惜,當年未躬逢其盛。劇作以 1963 年轟動一時的邵氏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為骨幹展開,大量混搭、穿插各種(90年代)元素。亦正亦諧,用最精簡的方式搞笑,也埋了大量拉子文化的暗梗與議題,讓人笑中帶淚,如此貼近熟悉、久久不能自己。

譬如其中一段用了 2003 年愛爾蘭出品的電影「愛像一條魚」(Goldfish Memory),講性向及愛情的大風吹。帶到對同志出櫃現身的刻意獵奇,記得台詞是女主角在彼此的朋友面前 Come Out,卻在一陣大笑與古怪不語的意會中,女主角在精神上也 Fade Out 了。

另外一段踢婆在桌上的火辣床戲,踢主角唸了一長串讓人無法搞懂的哲學語言組合,那一段踢的性快感說詞,笑翻全場。拉子的文藝腔與拗口的哲學傾向,也是女女文化一大亮點(無誤)

這齣戲的跨界元素很豐富,有扎實的古詩詞、相聲念白、搞笑 Rap、武俠與喜劇元素,甚至 90 年代喜歡在枯樹旁邊拍 MV 的梗,都在視覺上不著痕跡地鑲嵌。

談愛情,有莎士比亞劇作中的款款深情(深情與放不掉,又是拉子文化的萬年梗);也談女性自主和同志歧視、會被臨檢騷擾等社會議題。


還沒拿到十年紀念書,也許之後可以再多補一些。

劇作中也有很多歌唱,不走華麗完美路線,卻是貼近生命狀態的歌詞,樸素地重唱裡,有我們各自的奮發與愛情。

Drama
(歌詞。可連到 Flickr 下載完整檔案。)

http://www.indievox.com/song/9232
(線上一分半試聽)

親愛的我們會不會快來不及
詞:徐堰鈴 曲/編曲:陳建騏

親愛的我們會不會快來不及
如果環境不允許、騙術不高(而且你知道大家多少都還有恐同的焦慮)
是否還要等到夜晚來臨/那有什麼地方可以申請 PERMISSON
親愛的我們會不會快來不及
如果你要對我表達愛意/如果我要唱歌給你聽/是不是要趁著青春打烊之前

快 不要讓我嫉妒其他人/快 趕在他們面前 愛我

親愛的親愛的不要來不及 求你/我坐在夜晚的牆角/問我自己「你怕什麼」
算一算歲月/白費多少枉然/夜晚的牆角 怕什麼/你怕什麼

一張張 一張張/跟我說再見的你的臉/流浪腳步的嘆息
眼淚的路線/遠遠聽見/流浪腳步的嘆息啊

我會怕 來不及親近我自己的心/我怕⋯親愛的他們說的都不重要
教我愛我的幻想/你比我還清楚如何愛我/喔那些都不重要了

親愛的 快來不及了/我擔心當夜幕低垂
我又會留下眼淚/當你的手觸碰到我的時候 灼熱溫柔

你知道哪裏可以找到我 只要你找/你知道哪裡可以找到我

但親愛的 要快!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