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李陸咖啡和永康青田街

週末有空總算第一次把玩俗稱郵差筒的手工磨豆機,將從蔡李陸買得的曼巴豆磨好。蔡李陸網頁上介紹,這款曼巴是「邱比特箭上所抹的毒藥」,最能體現愛情的滋味。下午沖來喝,濃厚卻不苦不澀、深重中夾帶甜蜜溫潤的口感,讓人邊喝邊忍不住讚嘆。一杯好咖啡的享受,莫甚如是。

能烘出怎樣的豆子、給出怎樣的味道,除了熟練細心的技巧,我想烘製者的耐心和對人生的體味,總能加添食物藝術裡最需要的火侯,而這是獨屬陸姐的咖啡之語。此外,蔡李陸的網站音樂是雷光夏、包裝裡則有張秀英的水彩畫,紙盒外袋也非常好看。蔡明亮對咖啡的童年溫情和處理食物的熱情愛好與分享,不時推出道地風味的小點心搭配,不管作為伴手或自己買來享受,皆有一份濃濃溫厚的情蘊。


※因為包裝紙送給朋友了,容我挪用。

﹡﹡﹡

昨天天氣太好,彷如夏日的二十幾度陽光,人在棉質的短袖襯衫中,是一株慵懶飽滿的初春小草。和小鏡打算到老眷村華光社區賞梅,先到永康街打打牙祭。在永康街牛肉麵店點了粉蒸排骨和一碗肉湯細粉,帶點辣味的糯米加上蒸得熟爛的排骨,底下是有薑味的甜地瓜,小小一籠正好填滿滋味。接著晃到高記去,可惜蝦鬆沒有少人份,經過越南誠記遂買了一個加蛋蔥抓餅和QK的鮮奶茶,坐在永康公園的綠蔭下。蔥抓餅的麵團揉得了得,咬起來十分帶勁。午後公園滿是孩子和悠閒的人們,解決了手上的食物,晃到旁邊的手工藝品店。溫暖的家庭式陳設,擺滿許多印度風布飾和各種碗盤杯子之類,可惜沒有朋友想買的帶小鏡子式的飾布。

接著往麗水、潮州、青田街走去,到學校咖啡晃晃。

就在同一條巷子,有家青康藏書房,大大的藏字激起我的好奇心,以為販賣相關書籍,結果是和這一帶比較高檔的二手書店一樣,較特別的是有一套最近甫過世的詩人羅葉的作品蒐集,非賣品。

這幾條街包括溫州街,有很多台大教職員宿舍,也就有很多帶著院子的老平房,通常約略八十坪的大基底,房子也有六七十坪。這樣的房子整理很費功夫,多數都荒圮無人,一般人還是選擇一層層的公寓式樓房。無論如何在都市裡擁有一方院子,奢侈,而綠樹疏影淡花香是寫字之人的最愛;也多虧這些校產,整條青田街滿映綠影大樹,學校咖啡那條巷子就是條小林蔭大道,特別有棵參天巨樹,以震懾人的姿態昂然聳立,在小巷裡讓人驚喜。此外,這一區有許多文藝小店和工作室,喫茶的、手工燈的(火金菇)、字畫古董等等,每每從一方方玻璃窗滿出溫黃光暈。

朋友總愛戲稱我們是一群不想承認自己是文青的文青,大概潛意識裡一方面感覺到「文青」這個詞被單向化的太厲害,一提到,某種穿著風格和生活方式總會浮現腦海;另一方面,自己定義中的文青,是對生命、藝術處在詰問狀態的人,自問嚴肅態度不及遂也不敢僭稱。但其實不管是文青、文人或放寬說有文化的人,我更願意理解成:對生活有感知,願意照顧而不冷落靈魂的人。而有品質、有文化、有雅趣的生活,亦毋須重金打造,老祖宗留給我們的,正是最多實用美學的智慧,那是對一花一木、一飲一肆、物理人情用心的悠緩看待,有了那樣的底蘊,不管居於豪宅或可遮風避雨的陋室,自己即是生活,內心的平靜風味無人可奪、依恃為你所用所憑。

最後,華光社區來不及造訪,但傍晚餘暉漸褪的瞑昧時刻卻巧遇一盞紅梅,一樹燦爛的卓卓而立。



都說台北的巷弄最美,那份閒致的情調既是人與環境互動而出,最終人所營造、傳承而下的氣氛,那份友善平靜也將嵌置於環境各個細小的角落、成為無可言說的脈絡,將我們不著痕跡地納入,寬容撫慰。


舒國治:一千字的永康街指南
【聯合報/舒國治(作家)/文】 2009/05/09

倘以一千字的篇幅,三言兩語,給永康街做一指南,不知容易否?且來試試。

永康街全長不過幾百公尺,由頭走到尾,十分鐘都不用;然而這樣短短一條小街,竟然是台北近年最受稱道又最佈滿觀光遊客的一處歡樂園地,此等文化魅力,不宜忽視。

北面路頭處,有「鼎泰豐」,座落在信義路上,永遠大排長龍。有內行的吃家,懂得買「外賣」,像鮮肉粽子,像泡菜、小菜,甚至像蝦仁蛋炒飯,倉促間放到家裏飯桌上,亦不失是一頓美味。

永康街自路頭向南走,街兩旁滿是店,我等台北老市民往往視線不易特別專注在哪一家上,一晃眼便錯過了。右手邊,六之一號,是一家果汁店,我偶會喝一瓶葡萄汁。對面十五之四號,是一家甜湯店,稱「芋頭大王」,我偶吃一碗桂圓粥。隔壁有「牛家莊」,亦偶吃一盤牛肉炒飯。

接著來到「永康公園」,此是台北市最了不起的一處戶外公共空間。乃它最聚人氣,最大小正好,最清朗明爽,最宜小孩大人、男女老少。西南角,一公廁,給過路人很多方便。東南角,有蔣中正頭像,下面兩張長凳,亦是與朋友相約集合的好定點。

公園西側,滿是吃店,十巷五號是「永康刀削麵」,座上頗多近處鄰居,我多半吃炸醬麵,並皆囑「麵煮爛一些」,晚上一到八點,準時打烊,規律極矣。

公園底,向東延伸,是為卅一巷,巷內廿號之二「冶堂」茶文物空間,幽處其中,是極多遠地遊客發現後最難忘的驚喜。

回到公園底,向南這一條巷,才打通十多年,稱金華街二四三巷,是寬度較軒敞又店面較富風格的一條小徑,最受散步者的喜歡。東側自「騎樓義大利麵」至「雅緻人生」,十多年來換過不知多少家店,其中「Lisa銀飾」撐了極久,前兩年還是搬走了。

西側有一巷,稱永康街卅七巷,有兩家小酒館,Mei's與Maui,皆是受知於深悉永康街沙龍生活三昧的小圈圈老享樂家們。向西走至永康街口,是一家舊模樣的文具店,它的玻璃櫥子,若能擺放幾種精心設計,但極盡老日粗樸的土紙日記本、筆記本,再加上幾款低價卻簡美的原子筆(像BIC牌的Soft Feel橡皮面原子筆),這會是多好的一家小文具舖啊。

自永康街再向南,四十五之一號,是Truffe One巧克力店,亦是台灣不管進口或本地製的裏面最好吃又最沒有添加怪味的絕佳巧克力店。

跨過金華街,這一段永康街雖是較晚才受知於人,亦是處處充滿歡樂,餐館「小隱」、「大隱」、畫廊「一票票人」,古董店「觀荷」等的富於人氣不在話下,即四十二號「珈品洋酒」(波士頓理髮廳旁),威士忌種類頗多。六十號三樓,是市立的圖書館,偶而匆忙中亦得在此趕一兩頁稿子。

七十五巷向東延伸,廿一之一號,是「火金姑」,堪稱台北少有的舊燈專賣店,不少對設計有強烈主見的行家,常來此尋找室內打光的靈感可能。再向東走,有青田街一巷六號的「學校」咖啡館兼「魔椅」傢俱,此處的歐洲五、六、七十年代桌桌椅椅頗是教人著迷。

永康街到底,門牌只到九十九號。底端是師大圖書館圍牆,左拐是麗水街卅三巷,先有「珠寶盒」,賣法國式麵包與甜點,後有 Cozy咖啡,皆是清幽巷中的美店,老客極多。出到路口,便是金華街一六四巷,向北可直通前說的金華街二四三巷,向南不久便成了和平東路一段一四一巷,是台北我最常取道經過的一條巷子。

有人說,永康街若再有二樣,便更完美了,戲院與旅館。實則昔年皆有。戲院為「寶宮」即今金山南路二段廿五號至廿九號那幢大樓便是寶宮拆後所建。旅館則猶記四十年前有一「惠康」旅社,約當信義路上「中心西餐廳」對面,也早拆了。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