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哥(角頭音樂)

準備早餐,忽然想聽龍哥。
角頭音樂的大包裝,通常會把CD抽出來,
於是翻箱倒櫃,想著第一次聽到他的沈醉。

真的是醉。龍哥的歌聲就像殺人於無形的小米酒
酸酸甜甜,喝多了會有很混沌的后座力。
通常他的音樂背景,是酒杯碗盤閒聊的舒服的雜。
據說他進錄音室唱不出來,所以每次錄音有勞巴奈一干好友陪他
養出氣氛。

有些人的作品,不管是書是音樂是詩是畫,
是滿滿一生滄桑的沈澱,僅此一次的紀錄
而龍哥在角頭這絕無僅有的一張,誇張點說,
如果妳喜歡巴奈、陳建年,
如果妳也被「泥娃娃」和「勇士與稻穗」的live現場所撼動
那麼這一張一生至少要聽一次。



龍哥,拒絕長大,收於 "Long Live",2004。


intro

龍哥,朋友叫他「龍哥」,台東阿美族人。

這個主流音樂圈陌生的名字,是繼陳建年、紀曉君之後,角頭音樂引介的另一個台東後山的傳奇人物。興致來時在友人院落、路邊小攤上彈起吉他,即興編歌哼唱,機智的歌詞常令旁人捧腹大笑不能自己;不唱歌的時候他是包檳榔無影手、樂透迷、出生政治世家,年輕時流浪四處賣衛生紙、做過代書、搞過建築事業、也唱過民歌西餐廳。經歷過人生的大起大落,他自有一套灑脫哲學—人生太苦,所以要盡量把握快樂。


即興藍調創作 獨特的吉他打弦法


龍哥從沒接受過任何音樂訓練,有一套獨特的吉他打弦法,藍調旋律中亦有節奏的律動,優柔中蘊藏陣陣敲擊的力道,即使一人彈唱也是草根氣味濃烈、情感豐沛。金曲歌王陳建年很早就 "偷偷" 拜他為吉他老師,從他身上挖了不少獨門功夫。他作曲的「彩虹」。收錄在卑南的女兒紀曉君第二張專輯《野火春風》裡,傷感動人的「彩虹」當時令許多人印象深刻,亦曾入選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2001年度十大優良單曲;黃小琥聽了後也深受感動,在她「the Voice 現場演唱全紀錄」專輯中翻唱了這首歌。

龍哥生性害羞,很難讓他在清醒的時候當眾唱歌。聽龍哥的即興藍調,只能現場(偷偷錄),並以小米酒和友伴歡聚誘惑之。所以製作人和錄音師都會在錄音前先陪他玩耍聊天喝酒,但往往他們都會不小心地就先醉了。而一旁陪酒助興的人更需一邊鼓動,一邊注意龍哥的狀況,喝少了,他會說我不會唱歌。但喝超過,那天就無法順利錄音了。為了忠實呈現純度100的龍哥,製作人鄭捷任以田野採集錄音的方式,往返台東南王村,在每次親友小聚現場收音,和著風聲蟲鳴和酒香,紀錄唱到忘我、也唱到忘詞的龍哥,在海風、山霧、蟲鳴與稻香米酒的滋養下,一點一滴完成。


搔人笑穴 亦犀利地直探生命的卑微

從民歌餐廳現場,炊煙四起的台東南王村院落;月圓寂靜的大南山中農舍;午后透亮的燒酒雞小攤,到台北夜半熱絡的女巫店Pub現場,在這跨時六年的聲響素材中,包括台東眾好友喧鬧玩耍的笑聲、呼聲、尖叫聲,鼓掌聲、雞鳴鴨叫鳥唱的伴奏,卑南族Am樂團(陳建年的搭檔樂團)的風琴、口簧琴、康加手鼓(congas)、阿美族無伴奏人聲唱和。龍哥獨特的鼻音發聲,脫口而出的機智歌詞,有感而發的醒世警語,搔人笑穴、讓人仰頭捧腹,卻也犀利地直探生命的卑微,刺的毫不留情!聽Long Live,我們無意間闖入了一個藍調吉他手,稻香酒味四溢,不氣質文雅,卻蒼勁深刻的流浪歷程。他的吉他憂愁中帶著力道,他的歌詞淺白中蘊藏玄機哲理,是一段流浪者崎嶇的音樂路程,路邊政治評論家的如珠妙語。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