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解

那些因妳(你)因我而與他與她,撕裂生成的血膿疤塊,都不再是愛或恨生出模成的血肉泉鎖。

歷史是時間的風積。作為一名觀察者,也只能默默清刷出層層肌理,細心而理性,偶爾噴呼興奮之氣。

只要還有希望,要怎麼去憎恨?我於焉無能於醜陋黑暗的,但且平靜淡漠地矻矻前行。

丟失的,可否追回?或者我竟未曾失去過,只是遮翳了原始的清明。再說我是同情而理解,妳夢之根柢的、少數人之一。

在妳的擁抱中,我尋回座落的經緯。不再囚牢,不再只是逸懶地淺望來日。我明白體內那股沈穩的精神重錘,往往構成一圈奇特的安穩磁場。

於是,我要背著並不重的包,和親愛的猴兒小蛇嬰鳥,與天涯咫尺的妳們,一道。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

[LGBT] 莫里斯的情人(Maurice, 1987)與近時雜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