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士] Chucho Valdes & the Afro-Cuban Messengers

Chucho Valdes
Original link.

廚川白村曾在《苦悶的象徵》中說,藝術鑑賞也是創作的一種,其中有種屬於經驗的生命共感。那是一種積累、自我開發,也是一種衝撞與對話。今天這場表演,如實印證這樣的激動與餘味。

當 Chucho Valdés 與一眾樂手走上台,現場爆出如雷掌聲。只見樂手們隨手拾起樂器,一個音二個音,就這麼自然開場。是的,無縫接合式的,一首首樂曲就這麼演奏著,如同人的呼吸與情緒──時而奔放,時而沈靜,有哲學的旋律,也有深情的感動。彼此的合作相契,同時兩套手鼓(打擊)、爵士鼓、貝斯、薩克斯風和小號,又各有炫技,彷如一場熱烈的高談闊引,絕無冷場。

高大的 Chucho ,瀟灑地坐在鋼琴前,每回進場總在掌聲中,可愛的小跑步到琴邊,合手致意。他有時指揮著樂團,或著雙手如風般灑落在琴鍵上,熱情、大度、溫厚。

他們的演奏如同底下的介紹文所言,曲風豐富──古典與現代,古巴與非洲──無界線地跨越融合。編曲架構恢弘,同時技巧並未搶白感情,那種源自心底的感應十分強烈,讓人跟著瘋狂擺動打拍子,或者泫然欲泣。我想,他們示範了一種絕佳的表演態度與精神──當創作者跟隨文字或樂音(樂器、聲帶)的引領,忘卻外在的束縛與設想,回到最根始的天性,回到屬於非洲音樂中,節奏純粹的感動,遂造成呼喚與繁思的兩面。

有兩首歌,由 Chucho 的妹妹 Mayra Caridad Valdés 獻唱。她的嗓音高亢渾厚,迴盪在音樂廳中引起的共振,讓人彷彿置身草原之上。同時她非常能掌握聽眾的韻動,結尾指揮大家站起來,並以不同發聲合唱,現場熱烈如一場萬人演唱會。是的,不拘一格,與搖滾演唱不相上下的震撼心魄,安可時,負責巴塔鼓的 Dreiser Durruthy Bambolé 還來上一段舞蹈,十分盡興。

最後,Chucho 牽著小男孩,同青壯的樂手們深深鞠躬閉幕。所謂傳承,以及他們在音樂上的認真精彩,讓大家瘋狂鼓掌,我也拍紅了雙手。這就是所謂「人民的藝術」吧?!源於古老大陸種族天性的美好,以深邃的架構搭建,卻不失即興的自由與趣味。最終,我們都被一種抽象卻也跨越藩籬的音樂與語言所感動。

Chucho,謝謝你,也為有著禮貌卻熱情的聽眾我們,而驕傲。



◇◇◇

演出者:
鋼琴/邱裘.瓦爾德斯 Chucho Valdés, piano
主唱/梅拉.佳麗塔.瓦爾德斯 Mayra Caridad Valdés, vocals
貝斯/拉札羅.瑞維洛.阿拉爾孔 Lázaro Rivero Alarcón, bass
鼓手/璜.卡洛斯.羅哈斯.卡斯楚 Juan Carlos Rojas Castro, drums
打擊/亞羅迪.阿布瑞尤.羅布斯 Yaroldy Abreu Robles, percussion
巴塔鼓暨主唱/德萊塞.杜魯西.班波雷 Dreiser Durruthy Bambolé, bata drum & vocals
次中音薩克斯風/卡洛斯.馬努.米亞爾斯.賀南德茲 Carlos Manuel Miyares Hernandez, tenor saxophone
小號/雷納多.梅利安.阿瓦雷茲 Reinaldo Melián Álvarez, trumpet

◇◇◇

來自加勒比海的音樂颶風──介紹古巴鋼琴家邱裘‧瓦爾德斯

◎孫秀蕙(國立政治大學廣告系教授)

第一次對邱裘‧瓦爾德斯留下深刻印象,是他在「五十四街傳奇」(Calle 54)紀錄片中的表演。在這部向拉丁爵士致敬的電影中,邱裘漫步古巴首都哈瓦那街頭,走訪影響他音樂養成至深的哈瓦那熱帶夜總會(Havana’s Tropicana Night Club),然後,這位身材高大的樂手進入錄音間,坐在鋼琴面前,進行了一段動人無比的獨奏。他先以抒情動人的主題旋律開場,左手沈穩的節奏搭配著右手的輕巧流暢,展現邱裘感性的一面。隨即,在左右快速交錯的搥彈之後,邱裘帶入樂迷熟悉的拉丁旋律。伴隨著驚人的技巧與即興巧思,邱裘精心編織的音樂風景,時而古典、時而現代,呈現美不勝收的巧妙變化,最後又回到主題後,完美地結束。

曲終而人未散。演奏結束時,鏡頭往前拉,畫面是邱裘的臉部特寫:他側頭沈思,久久不能自己,似在咀嚼依然迴盪在空氣中的澎湃琴音。就在那一刻,我深切地感受一名爵士樂手的靈魂重量,是如此地細膩優美。身為當代古巴最偉大的爵士鋼琴手,邱裘不只是一個炫技型,或是萬花筒式風格的全才音樂家,他更是一個深思熟慮,用「心」演奏的鋼琴詩人。

世界級爵士鋼琴家的邱裘‧瓦爾德斯是所有古巴人的驕傲。古巴是一個長年吹著潮濕海風的熱帶小島,距離美國佛羅里達州西南端的韋斯特礁島僅一百多公里。就音樂而言,古巴與鄰近的美國原本有更多交流的機會,卻因政治因素而中止。在嚴苛的環境中,邱裘並沒有像許多樂手離開古巴。相反地,他固守崗位,堅持理念,在自己的土地上成就一家之言,更透過創新與實驗,栽培了許多年輕新秀,這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邱裘‧瓦爾德斯(Chucho Valdés)出生於古巴哈瓦那的奇維康(Quivican)。母親琵拉‧拉里格斯(Pilar Rodriguez)是當地傑出的歌手與鋼琴教師,父親貝波‧瓦爾德斯(Bebo Valdes)曾擔任哈瓦那熱帶夜總會樂團的領班兼鋼琴手,是古巴樂壇備受尊敬的才子,也是將咆勃樂(bebop)元素引入曼波樂(mambo)的先驅。出身於音樂世家的邱裘,從小吸收多元的音樂風格,展露出驚人的演奏天分,十四歲時從哈瓦那音樂學院畢業,十五歲組成自己的三重奏,活躍於當地樂壇。二十六歲時,彼時擔任哈瓦那音樂劇院(Havana Music Theater)樂團鋼琴伴奏的邱裘,在政府的資助下,加入Armando Romeu指揮的「古巴現代樂團」(Orquesta Cubana de Musica Moderna)。古巴現代樂團以融合古巴音樂和爵士樂為主,但在編曲方面,參考的卻是西方交響樂團的架構。

七○年代初,邱裘受波蘭的Jazz Jamboree音樂節之邀到華沙演出,他所領導的小編制樂團大受歡迎,吸引了美國樂手如Dave Brubeck和Gerry Mulligan的注意,其後更被美國雜誌選為頂尖爵士鋼琴手,從而開啟邱裘在歐美聽眾群的知名度。數年後,追求創新的邱裘,偕同古巴當時最好的樂手,小號手Arturo Sandoval與吹管手Paquito D’Rivera,成立了影響拉丁爵士最深遠的「伊卡瑞里」(Ikarere)樂團。

成軍於一九七三年的「伊卡瑞里」,融合了古巴歌謠、拉丁節奏、來自美國的現代爵士、節奏藍調、搖滾樂,將古巴音樂現代化,創新化,並以渲染性強的節奏及咄咄逼人的即興演奏馳名,是二十世紀後半古巴音樂史的里程碑。以「伊卡瑞里」樂團的作品Chekere-Son / Best Of Irakere 1978-80為例,這張作品收錄了該樂團七○年代後期最好的演奏;激昂凶猛的管樂即興、融合了美式節奏藍調的律動感,在編曲方面則求新求變,利用即興發揮來演繹拉丁樂。這張專輯的編制也相當多元,「Este Camino Largo」是一首薩克斯風與鋼琴進行二重奏的曲子,邱裘先轉述(quote)美國經典歌謠「Moon River」的旋律,帶出深受法國印象派影響的主題,抒情感性的薩克斯風接續於後,兩件樂器熱烈交談,樂隨心轉,快意暢遊,慧黠的樂句令人難忘。另一首「Claudia」也是由邱裘的鋼琴獨奏開場,在電吉他的旋律與拉丁鼓的節奏鋪陳之後,邱裘盡情施展琴技;他的演奏格局恢弘大度,時而滔滔雄辯,時而詩意抒情,像一部劇情緊湊的電影一樣,絕無冷場。

邱裘的鋼琴演奏融合了至少三個重要的音樂元素:古典樂、古巴及拉丁樂、現代爵士樂。透過邱裘獨特的詮釋,這三種元素彼此環環相扣,相互融合,超越了原有的藩籬,令人讚嘆不已。筆者曾經聆聽過邱裘的鋼琴獨奏作品Canciones Ineditas,他詮釋「danzon」(受歐洲宮廷樂影響的古巴舞曲)時,莊嚴又不失感性浪漫,手法之卓越,品味之傑出,鮮少有人能出其眾。邱裘對爵士鋼琴各家風格的熟稔,透過演奏信手拈來,同樣地令樂迷印象深刻:艾靈頓公爵(Duke Ellington)的優雅、Art Tatum的速度和技巧、Erroll Garner的華麗、McCoy Tyner的威力演奏(power play),時常可見於演奏之中。

九 ○年代之後,邱裘在北美最有指標性的爵士廠牌Blue Note發行專輯,代表他終於獲得國際主流爵士市場的認可,而這也開啟了臺灣樂迷認識他的方便大門。首先問世的,是發行於一九九八年的Bele Bele en La Habana。在這張專輯中,除了邱裘之外,四重奏的班底為三位來自古巴的年輕樂手,分別為:Roberto Vizcaino Guillot(節奏樂器)、Alain Pérez Rodriguez(低音貝斯)與Raúl Píñeda Roque(鼓)。這樣的編制不但方便邱裘展演熾熱的拉丁樂,也強化了整張作品的節奏實驗。第一軌「son montuno」(即騷莎樂salsa之意)為向作曲家Arsenio Rodriguez致敬的曲子,即可視為邱裘的節奏實驗成果範例;一開始就以激昂的鋼琴旋律搭配繁複的快節奏開場。然而,邱裘似乎並不以此為滿足,在鼓聲及節奏樂器停歇之後,才是邱裘真正大展身手的時候,他雙手飛馳於琴鍵之上,驚人的演奏速度搭配火熱的鼓聲,聽起來十分過癮。

從曲名和演奏內涵來判斷,「Con Poco Loco」應是一首向咆勃鋼琴手Bud Powell致敬的作品,不過邱裘的詮釋賦予了它濃烈的拉丁味。在這首曲子中,邱裘再度發揮他高超的「轉述」功力,引用了John Coltrane作品「Giant Steps」中的鋼琴樂句,其後猛烈的搥彈再度將演奏帶入聆聽的高峰。整體而言,Bele Bele en La Habana是一張色彩明亮,閃耀著鮮豔光澤的拉丁爵士名盤。

發行於二○○○年的Live at the Village Vanguard,收錄了邱裘一九九九年於北美巡迴演出時的成果。在編制方面,除了低音貝斯手Francisco Rublo Pampin取代了Alain Pérez Rodriguez,邱裘的妹妹,歌手Mayra Caridad在音樂會中客串演出「Drume Negrita」一曲之外,就演奏風格與主題內涵而論,Bele Bele en La Habana與上一張Bele Bele en La Habana有些相似。第一軌的「Anabis」就以帶勁的拉丁旋律及鮮明的鋼琴旋律,如颶風般席捲全場聽眾,接下來節奏樂器暫歇,邱裘動人的鋼琴獨奏登場,或許因為是現場演出的關係,我們聽見的是各色風格的即興組合與運用,時而狂風暴雨,時而叼絮低語,不受羈絆地與節奏樂手自由對話。第二軌的「Son XXI」可視為頌樂(son,一種源自東古巴的非洲-古巴音樂類型,為現在騷莎舞曲的起源)與爵士的混和體;在慢板的節奏中帶出邱裘刻意帶著 Thelonious Monk式的拗口旋律,後段則以樂迷熟悉的「Summertime」旋律鋪陳,然後再回到古怪的主題旋律後結束。邱裘選擇以頌樂節奏來進行爵士即興有其歷史上的理由,因為無論是頌樂或爵士樂,它們的特色都是同時承襲了歐洲與美洲音樂的影響,這也讓曲子聽起來饒富多元趣味。

接下來,邱裘在詮釋第四軌的抒情歌謠「My Funny Valentine」時,亦嘗試了相似的文化融合。他再度以深受古典樂影響的古巴舞曲「danzon」節奏,帶出這首膾炙人口的名曲主旋律。除了鋪陳原曲的感傷風味之外,邱裘的即興演奏更不忘將動人的古巴歌謠/節奏呈現於北美聽眾面前。

二 ○○二年發行的Fantasia Cubana(古巴幻想-古典變奏)與邱裘之前在Blue Note發行的專輯截然不同,是一張以古典旋律為主題的即興變奏。邱裘一開始就演奏了古巴作曲名家Ernesto Lecuona改編自蕭邦作品,並連續進行了三個不同即興版本的實驗,無論是哪一個版本都極為成熟。透過邱裘的巧手,「danzon」舞曲的迷人、古典樂派的浪漫以及爵士即興的驚喜,同時出現在作品之中。

筆者曾於數年前在香港文化中心聽過邱裘的現場演出。他左右逢源的即興巧思、氣勢驚人的演奏風格以及色澤閃亮的琴音,震懾了現場聽眾。事實上,邱裘縝密的樂思及感性的演奏超越了音樂界線,並非「拉丁爵士」一詞可輕易形容。今晚,且讓我們一同見證這位偉大的古巴音樂傳奇,來自加勒比海的颶風即將橫掃全場!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