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 三三



謝謝一整天的飽滿。以各種方式而來的祝福,還有妳細心安排與陪伴的一切,過於美好,竟令自己有些害怕,也只能好好珍惜每一個順流而過的當下。從學生時代開始,自己的生日總在期末考時,所以朋友一杯寒冬中的熱巧克力,餘暖留存至今,深深記得。晚上和同樣投身非營利組織的老爸聊天,會偷偷看他的白髮和皺紋,保養得宜遂不顯老態,雖然內心有遺憾,因為自己仍是離家很遠的孩子...。

***

那天聽一位長輩說:人生得用後半 20 年,來忘掉前半 20 年所學的。的確,台灣重視填鴨考試的教育制度,教了太多考完即丟的知識,卻沒有空間讓孩子看見人生的幽微複雜,那些情境與所引發的情緒、要做的決定,都不是課本考卷裡,去除變數後所控制的,如此簡單。

回首前十年的求學,有純粹智識的精彩,也有不及格的戀愛學分。以為自己可以選擇割捨,卻是壓抑失衡,加上太晚才面對、釐清自己的認同,遂錯過太多青年的精彩。回想起來,我們都曾懵懂而真摯地實踐愛情,卻不知道男女之外的可能。還鬧過一個笑話:大一時,一位朋友跟我出櫃,我竟還大方地鼓勵、關心她們,同仇敵愾於異性戀霸權,卻不知道自己也是她們其中一員。最惋惜的是錯過高中生活,所謂 T 的團體生活、走廊裡流轉的曖昧,甚或在邱妙津作品扉頁中的汲渴,於我只是模糊的他人。溫馴,因為我得在成績中,去到理想他方。

出社會後,輾轉,落腳於 NPO 領域。一年多來,生命中難得的安穩安逸,有餘裕安靜地過著生活,享受二人的慵懶,不再被什麼追趕或自我壓迫。將 NPO 作為職業,也與只是當義工不同。有機會看見 NPO 的複雜向度,與實際執行的細節和考量。前半生的我,所預設的成功,在中段,細細體會著做不違心、快樂、自給自足的自己,所要解構與丟掉的,竟這般細細層裹,稍稍能體會魯迅所說,用肩膀頂開門縫的我們,正是背負沉重舊往而難能輕易改變的前朝者。金錢之外,更多是從小到大社會的種種預設;而人在真實面對「可以賺很多錢」、「有意識的看見金錢以外的」抉擇之中,才能更靠近自己、體會所需要的。

也是在這一年裡,思索著「人」。從過去所研究的「個人主義」--在印度種姓階級之外的出家的個人、西方基督傳統演變中對個人的釋放,及中國、日本的社會裡不見的個人,其中個人主義所包含的好與壞--英雄主義的、對個人存在價值的平等肯認與能力的相信、自由;個人主義可能的自私自利、缺乏連結的原子的孤獨異化。然後在從社區中長出來的 Open Space 的討論方法與哲學裡,看見個體自發連結的 collective power,開始感受自己放下掌控,去相信所面對的每個人,都會思考並產生力所能及的解決方法。生命中的溫柔餘裕、摸索與放鬆的安定。

在這一段生命中相對緩慢的時光裡,也重新思考定位,以及下一步做運動的策略方向。任何社會改革都是無比漫長的過程,時常耗費數十、數百年所累積起來的善,可能脆弱的在一夕之間瓦解。只能一輩子傻傻地做好一件事,堅定地守護著。如露亦如電,泛美泛空釋永恆。

最後,三三的諧音,讓我想起兒時一位重要的同伴。聰明的她,也在台灣的教育體制裡,磕絆。據說最後她從醫了,卻也一直記得聯考時,她失常挫敗的憂傷,以及條理分明過於早慧的思考。記憶中來去著錯落的身影,感懷,於是反覆獲得。

新的一年,但願我能待人更加柔軟溫柔,如同接線(註)教會我的,看見每一個人發光且平凡的理由;同時在生命的任務裡,金剛霹靂。



註:2014年第18期接線義工熱血招募中,請見 http://hotline.org.tw/event/340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