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國光石化‧決戰時刻 0126百萬青年站出來

國光石化(八輕)預定地
先簡單說明一下行動議題。國光石化公司預定要在濁水溪口北岸,彰化縣的芳苑大城濕地,填海造陸,建造石化工廠,預計開發八千公頃。這個海岸潮間帶,擁有許多珍貴的生態資源,如全台僅有的方形馬珂蛤、大城一帶密度最高的螻蛄蝦,珍稀鳥類如白鸛、黦鷸、大杓鷸等,還有瀕臨絕種的中華白海豚。同時,就在內政部營建署展開一系列國際級濕地的推薦、評選時,呼聲最高的大城濕地,竟悄悄被剔除。

彰化地區也是重要糧倉:水稻量全國第一、蔬菜量全國第二、豬肉、雞蛋佔全國四成以上、糖與玉米產量也佔全國五成。這裡有360年的養蚵歷史與文化,創造在地老、中、青數十萬人緊密相連的蚵經濟鏈。因此國光石化的到來,也等於直接摧毀當地農漁民的生計。(詳見荒野(SOW)大城溼地守護行動全國青年反國光石化聯盟

明早,將在環保署召開第四次審查會議,「為示退讓」,官方將預計八千公頃的開發減為七千公頃,但就像吳晟老師所說,殺十刀和殺九刀,並無分別。開發面積過大,所引起的污染及未來可能的擴廠,令國光石化成為一隻巨獸。一旦審查會議通過,該開發案將進入往往淪為黑箱作業、橡皮圖章的環評,開發勢成定局。而台灣最有經濟部長架勢的環保署長沈世宏,先前因中科三期、四期,及至國光石化,他所挑起「違法不停工」的作風與爭議,將學者意見與立委質詢,拒於門外,徹底激怒並激化環運團體、法界人士與環署的衝突。

也可悲可嘆,當大陸正汲汲於發展綠能產業,台灣卻不斷走往高污染石化工業的老路——政府的無能,與財團的勾結,置子孫生活於不顧,貪婪、傲慢又怠惰,恰恰成為民國一百年,最為醜陋不堪的台灣形象。

所以今晚號召關心此議題的朋友們,一起到環署門口抗議並進行守夜,希望明日的審查會議,有翻盤的可能。

簡單的舞台和人群,聚集在正面一扇窗戶都沒有、「超環保」的環保署大樓前。七點開始,以音樂表演和感言發表的形式穿插,每個間歇,主持人都會帶大家喊口號。人潮聚集越來越多。

記得朋友說過,她覺得台灣的獨立樂界越來越花草系,相比於大陸樂團的態度,不夠硬挺。但今晚的表演者,讓我覺得,或許台灣目前最好聽的獨立音樂,正在各個運動現場發生。老林家、林中光樂團農村武裝青年、拷秋勤、LTK和壓軸的志寧,那種民謠的、草根的、激進簡潔的嘶吼或吟詠式的歌唱,現場特別令人感動。

我不時偷瞥一整排駐守在環署門口的警察,少了正面激烈的行動衝撞,遇上這種動情強烈的音樂行動,看得出來,執行這樣的勤務,他們也挺難受的。

和朋友聊起參與街頭的反思。即便我仍保有某程度抽離、觀察的角色,但年紀越大的確越來越清楚,對參與的行動也更加明確——或者切身相關,或者長期追蹤的能量讓人無法忽視。

明早的審查會議會有好結果嗎?當環署官員對記者說,外面的草莓族沒多大能耐,甚至要送稀飯給過夜的大家,真是(套用烤秋勤的歌名)「官逼民反」阿。

張鐵志也說得好,他特意點出社會運動不能再被國民黨或民進黨綁架,環運最終面對的,仍是政客和財團的金權集體,階級更勝藍綠兩種顏色。

好吧,年紀真地大了,在寒風有雨的天候裡站上四個小時,挺累的。看到吳晟老師精神奕奕地穿梭人群之中,十分感佩,不禁想起他在影片中,念詩的激動情緒。由於我有腳傷、不舒服,未留下守夜,十一點多離開。繞到安東市場的永和豆漿,吃了簡單宵夜,走在無人雨夜,忽然想起以前那麼多個晝伏夜出、晨風星光的日子——很苦卻很熱情。

大家加油,但願如同宜蘭拒卻了台塑、台南保留了七股濕地,不論明日審查會議如何,能如朋友所說,「明天為反國光石化守夜,希望不久後可以為國光石化守靈」。


※20110110吳晟朗讀 煙囪王國


※白海豚之歌。今天現場沒有播放成功的影片




※今晚的照片(苦勞網提供)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