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環保署外的反國光石化抗議結果


※今天的照片。苦勞網提供。

原本打算四點到現場,二點多,朋友打電話來,環評會議進行得不樂觀。我打開正在進行網路直播的會議現場,某鄉代表正在發言,認為一切應該回歸市場機制,當地人需要更好的經濟、需要國光石化所帶來的就業機會,幾次發言離題,遂不斷被制止、打斷。這應該是被動員的樁腳吧。

匆匆吞下一個麵包,趕往現場。蠻野心族生態協會的理事長文魯彬(Robin Winkler)先生,正在發言。認識他和這個團體,是經由《卯上台塑的女人》。文先生原籍美國,已在台灣居住超過三十年,並取得中華民國國籍,他是一位律師同時也是活躍的環保人士,當他說,很抱歉昨晚因感冒不克前來,其實他根本不用抱歉,畢竟文律師曾得過肺癌,在台北這種又濕又冷的天氣現身街頭,實在值得喝采。

今天彰化在地的阿公阿嬤和自救會的老師幹部們,一大早就搭車趕到現場,也輪流跟大家說話。同時,現場還有審查會議直播的投影螢幕。整個過程,線上一直有約四萬名網友共同關注,對環評委員們和在場人士,給予極大的監督壓力——老師在評,學生在看。同時,就在環署場外的我們,不時呼口號、唱戰歌,也把一聲聲的抗議和溫暖,送進了會議室。事實證明,這兩項動作很給力,加上十分熟悉議事程序、積極發言攻擊的田秋堇委員(20年前她也參與了宜蘭六輕的抗爭),最終,當大家叮著轉播螢幕的結論時,終於獲得補件再議的決定,也讓經濟部工業局早早擬好最後一次會議的新聞稿,無用武之地。

當然,這是漫漫抗爭之路的開始。

結束之際,幾位參與開會的學者、地方政府代表、律師等等,跟大家說話。吳晟老師提到,「善良的人也必須有武器」,知識即是力量。現場的活動幹部,也提出幾點昨晚守夜時,青年論壇的討論結果:1. 擴大行動論壇,廣為將議題的知識,向身邊的人傳布 2. 善用多媒體工具,記錄之外,也會著力設計給小朋友們的教育遊戲 3. 行動下鄉,實際到大城濕地去看、去吃一剝開牡蠣殼就能生吃的蚵仔。的確,千言萬語不如親自感受百萬隻和尚蟹與四處鑽洞的招潮蟹,在眼前的震撼。當然,也更需要在不同位置的我們,不論研究、文字、音樂、影像、圖案設計等等,都能繼續關心,貢獻一份力,織成綿密的行動與訊息網絡。

最後,來聽歌吧。這是現場大家不時就著吉他所唱,也是吳晟老師的兒子志寧所寫的。


※吳志寧,全心全意愛你,收於「甜蜜的負荷」,2008。

你不過是廣大的世界中 小小的一個島嶼
在你懷中長大的我們,從未忘記
我要用全部的力氣唱出對你的深情
歌聲中,不只是真心的讚美
也有感謝和依戀 疼惜與憂煩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土地特別芬芳
只因你的懷抱這麼溫暖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饒
只因你用艱苦的乳汁
養育了我們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土地特別芬芳
只因你的懷抱這麼溫暖

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
有如愛自己的母親
並非你的物產特別豐饒
只因你用艱苦的乳汁
養育了我們


青年擋國光 第四次專案小組慘勝
2011.1.27 記者鐘聖雄、胡慕情 / 台北報導

26日晚間超過百名學生夜宿環保署前,27日上午與彰化農漁民會合後,高喊「反國光、救彰化」、「反國光、就是你」,為環評委員「加油」;不過這次審查會議,官派委員全部出席;且報告並未如以往切分議題進行,而是將白海豚、海岸變遷、內陸排水、健康風險跟水源供給、溫室氣體、空氣污染等九大議題併同討論,而反對開發者卻依然只有三分鐘發言時間。即便立委田秋堇進行爭取,也被忽略。

環委:這是最後一次發言

值得注意的是,主席蔣本基脫口而出宣佈「今天是大家最後一次發言」、國光石化總經理曹明也開宗明義表示,希望按照環署建議的縮小規模開發、降低對環境的影響之後,「委員可以支持過關」;國光石化也多針對縮小開發前後對環境的影響衝擊降低進行報告。儘管蔣本基解釋:「過往開會都是三次,所以希望第四次都是最後一次。」但已引發場外靜坐人士不滿的情緒。

以工業區開發面積為例,國光石化強調填海面積減少、且願意留出1500公尺寬的隔離水道,「這是為了白海豚,希望它這樣能穿越我們的堤頭。」針對污染疑慮,也表示將把排放量較高的工廠向西側移動、降低風向傳播污染的影響;此外,因開發面積縮小,排放空污量也會降低。

國光石化沒有重金屬

由於石化業的空污惡名遠播,居民對台灣尚無法律規範的PM2.5(懸浮微粒)都很擔憂。儘管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多次提醒懸浮微粒對人體的傷害與致癌可能性,但國光石化卻表示「莊老師的說法有誤。」

國光石化表示,因為開發後不燃煤,所以「完全不會產生重金屬」;至於排放出的PM2.5是非致癌的PM2.5、還能做肥料;此外,國光石化認為其焚化爐規模不大,「所以產生的戴奧辛也不會影響全台」。

弘光大學職業安全與防災研究所副教授陳秀玲進一步表示,在降低開發規模後,依環保署的健康風險技術規範執行評估,認為在未降低開發前,風險就屬可忽略、降低規模後更無影響。

至於開發後對濁水溪洪水位與内陸排水,國光石化都覺得沒有影響。針對中興學應用經濟系教授陳吉仲分析國光石化投資不符效益一事,台大農經系主任徐世勳反駁,國光石化投資後會有間接就業等幫助,國光石化屬「國家政策」、不是私人公司、要不要蓋、有沒有效益「不像開董監事會」,應綜合考慮正面貢獻。

海豚媽媽不背書

雖然國光石化希望闖關,但民間、學者仍有許多意見。特別的是,曾建議「訓練白海豚繞過國光石化工業區」的鯨豚學者周蓮香調查團隊,雖在這次環評會上重申與過去一樣的白海豚調查資料;並強調除非國光石化完全阻隔白海豚廊道,否則白海豚會滅亡;但也同時表態:「若為經濟、一定要開發國光石化,保育措施一定要嚴格執行;但這不代表做了這些保育措施就可當做開發的條件。」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員陳昭倫則強調,周蓮香團隊特意用「亞族群」或「熱點(白海豚出現較多地點)」誤導白海豚生存的棲地重要性,但中華白海豚已瀕滅絕,「未來大家要怎麼面對全市世界?」

農委會林務局也表示,希望考量白海豚的迴游。希望國光石化要維持負十米水深的棲地,不過國光石化目前做不到。

國光致癌死亡率比六輕多150%

國光石化批評莊秉潔的研究不可信,主要在於採用的評估模式不同。但莊秉潔指出,他的研究報告已登上期刊,和國際最好的模式比較,並不遜色。莊秉潔說,國光石化引用的空污評估模式,不夠本土化,並且有環境限制,「光PM10就低估23%。」

「為何國光評健康風險總是10的-4(萬人)或10的-5(十萬人死一人),那是因為它拿國外以老鼠的實驗來看!」莊秉潔表示,六輕是全球最大石化廠,以老鼠的實驗根本無法反應事實。近年國外也發現台灣中部民眾肺癌的病理組織切片中的鎳很高,「這是重油特有的」,加上TSP(總懸浮微粒)也被證實會產生乳癌、乙烯也有致癌可能;但國光石化只模擬週遭20公里內的致癌風險,完全低估。

他進一步加總六輕的空污影響,確認國光石化營運後會比六輕多死150%。即便參考環保署長沈世宏所說「GDP高、壽命變長」的評估,PM2.5濃度與至癌風險依然成正比,國光石化興建會減少35人死亡,但也會增加每年4295人死亡。

馬政府減碳大跳票

由於總統馬英九上任宣誓朝低碳家園邁進,國光石化興建後絕對破功。台大全球氣候變遷研究中心主任柳中明指出,新政府上任後強推各種發展,未來都會排放很多溫室氣體;「台灣是一小海島,大家都在這船上,我們無法持續增加工廠、要有總量觀念!」「我們必須有個點(停損點)。國光石化就是一個點,絕對要停下來!」柳中明沉重呼籲,興建國光石化絕對不正確、開發是「對不起下一代人民」。

縮小就很了不起?

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王敏玲痛批,國光石化開發案從縮小規模前就被批評科學觀測不夠,其中海岸漂砂部分,模擬跟現實很大誤差。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則指出,國光石化的縮小規模只降低一點開發面積,但開發內容卻包括一、二期合併。「那是否我下次提一個一萬公頃的開發、改成兩千,環評就能過?」

蔡嘉陽痛批,國光石化對生態的想法非常膚淺,認為灘地被填平了長出來,卻沒有考慮是否真的會再長、長在哪裡、要多久才能形成?他指出,開發後的大城濕地連大杓鷸都無法滿足,何況其他生物水鳥?他也指出開發單位聘請的生態學者連「過境鳥」跟「渡冬鳥」都搞不清楚,報告沒有可信度。

大城居民許小姐直言:「到底要犧牲多少人民的感覺、情感去換取GDP、要多少數字才能滿足各位大官老爺?」立委田秋堇也不客氣地說:「難道一個影響大的開發案縮小面積,我們就要很感謝?」

問題多 環委不敢說NO

國光石化開發案歷經八小時審查,環委劉益昌率先表達不應開發意見。劉益昌直指,國光石化是一不可逆的開發,所有相關影響不宜單獨說明評估,但國光石化都切割討論。以水資源為例,國光石化想利用濁水溪的「剩餘水」,「但濁水溪的剩餘水就是河流的基本水量。現在濁水溪已被搞到無法用的地步!」

劉益昌認為國光石化對中華白海豚的影響也非任何措施可以避免的,甚至,國光石化位於糧倉,近年糧食危機逼近,「國家不能再只看成本分析、看開發會減少農漁多少損失,我不接受。因為糧食供應跟減少收入,是兩回事!」

環委詹長權認為,光從健康風險來看,「這是一個從來沒有看過的高風險案子。」詹長權認為國光石化非致癌風險已大於1、致癌風險大於10的-4,「明顯區位不適,應做出不開發決議。」但除劉益昌與詹長權外,包括凌永健、陳莉、陳鎮東、洪振發、李育明、李俊璋則明白或隱晦地表達補件再審或有需要補充的意見。

國光石化董事長陳寶郎表示,謝謝民眾與環評委員的關注,國光石化會修改內容、降低負面衝擊。最後蔣本基總結,國光石化應回顧六輕經驗、釐清縮小規模前後差異。要求下次審查時,海岸地形、濕地生態、污染模擬、健康風險等疑問都需釐清,擇期召開第五次專案小組。

●●●●

吳晟老師在專案小組發言

我是農夫、老師、彰化人,集結這三種身份,第一次來到環保署發言。

我在七零年代時寫了一首詩《負荷》,收錄在國立編譯館課本。詩的最末段寫著:

就像阿公和阿媽
為阿爸織就了一生
綿長而細密的呵護
孩子呀!阿爸也沒有任何怨言
只因這是生命中
最沉重
也是最甜蜜的負荷

這是在描述共同情感。我詩中的孩子,不只是指自己的子女,還有學生,還有我的下一代。我認為,經濟思維真的已到必須重新慎重思考的時候、而非漫無目的的開發主義。

昨晚我看到超多學生在寒冷的冬夜淋雨夜宿環保署。她們是為了她們的以後跟她們的下一代在憂慮與著急。我看到這樣的學子,我做為家長,真的很痛、很嘸甘、嘸甘(不捨)。我是做大人、做老師的人,為何需要讓年輕學子在寒冷的冬夜裡受苦?

她們今天應該去享受她們的生活,竟需要她們來受苦!國光只為短短幾十年的經濟效益,但它對台灣島嶼整體環境會造成多大衝擊跟破壞、會把千百年永續的土地、海洋整個破壞掉!

我們家現在生產的米,大家都很稱讚。因為它是濁水溪米。我真的很擔心國光石化的興建,促進短短幾十年的經濟,卻必須讓世代美好的農田、稻米、蔬果全都受到威脅。

難道這是我們要許諾給下一代的未來嗎?我都會很擔心我的孫子能否享有安靜、乾淨、平靜的生長環境。我虛長大家一點歲數,今天大家講那麼多理論,但它(國光石化)已不是學理上的是非爭議,而是良心的問題。

生活不是經濟數字可解釋視的。

人的生命價值,絕不只是經濟條件可衡量的。

美好的田野海岸生存環境,不是繁雜的經濟指數可評估的。

懇請各位委員,做出對得起我們台灣子孫的未來的決定。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紀錄片] 拉麵之神

[紀錄片] 我和我的 T 媽媽—熱線老同小組場紀錄

[健康] [紀錄片] 餐叉勝於手術刀(Forks over Knives, 2010)